生活小记 2019-01-30

我最近两天对R很不满意,不想搭理他。他平时总声称我做饭的时候他会帮我的,我说这不对,因为大部分时候都是我自己在做饭,然后他又说那是因为我没有要求他帮我,他怎么知道我需要帮助?他说如果我要求他帮忙了,那他从来没有拒绝过。从此以后如果我需要他帮忙都会直接让他帮,最近他又开始有新的理由了。

周六朋友来家里玩儿,我自己包了饺子,R美其名曰自己包的饺子不好看就不丢人了,所以都是我一个人做的,然后我还做了肉夹馍,炒了菜。我在做肉夹馍时,一个人又要看着平底锅,又要看着烤箱,还要擀馍,R在一旁电脑上工作。在连续烤糊了两个馍之后,我喊R帮我,他支支吾吾半天,最后问我:你真的很需要我的帮助吗?我说是的,然后他就没回应了,继续忙他的。

他是有些工作要完成,但是不是非得要周六做的。周日他约了他的好基友打游戏,所以就想着周六加班,可是我很早之前就跟他说过周六家里有客人,需要他帮忙了。在我明确说了自己需要帮忙后,他还忽视我,他到底是怎么好意思总结出‘我需要帮忙时他从来没有拒绝过’这个说法的。

因为朋友们要来,所以我即使不高兴,也没有表现出来。周六晚上肉夹馍的馅剩了一些,馍吃完了。周日R还想吃肉夹馍,我只好又一大早发上面。我们早上去了一趟sutton,看了看房子进度,回来已经挺晚了。回家后,R就一边嚷着饿,一边又打起了游戏。我一边做着馍,一边还做了个汤,差不多弄好了,跟R说:午饭好了。R头都没回,只说了一句:我在这儿呢。我的气顿时就上了:什么叫做‘你在这儿’?R说:我在这儿啊,准备好吃饭了,你还想怎样?我:我还想怎样?你不知道把筷子碗和馍搬到餐桌上去?我要不要喂到你嘴里啊?R则开始了他的唠叨模式,什么他工作辛苦啊,什么玩儿游戏的事情就这么一会儿啊,什么他需要休息啊……. 我懒得理他,就端着碗去厨房吃的午饭。

后来R的朋友来家里打游戏,我表现的挺正常,R就以为什么事儿也没有。周一下班后R看我还是低气压,又开始唠叨:你到底要怎样?我都不知道我哪儿错了,你要是不高兴你告诉我啊。我说你这个人一向接受不了批评,我还没有说话你已经在大声嚷嚷了,我要是开口肯定要吵架。我今天咳嗽的喘不上来气,不想跟你吵架。R接着唠叨,我直接戴上了耳机。晚上R在客厅睡的。

第二天R下班回来,抱着我不肯放开,我问他怎么了,是工作不顺利?他摇摇头。我问他那怎么了?他又不说话。我问那是想我了?他点点头。我问他要不要谈谈,他摇摇头又点点头。我说你没有你嘴里说的表现的那么好,你说在我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一定帮我,这是不属实的。R又开始找借口:那你要表达清楚才行。我说:还要怎么清楚?R说:反正你得表达清楚。我说:这就是我最不喜欢你的地方,明明是你的错,你还要表现的是别人错了。R说:我可没有说是你的错。我说:咱俩智商差不错,你不用跟我玩儿这些文字游戏,你是没说是我的错,但是你不觉得你应该改,反而让我改,这不是在说是我的错吗?我明确说了需要你的帮助,你直接忽略了我的要求,你还要我怎么明确表达呢?R后来又开始支支吾吾找借口,我突然就不想说话了。过了一会儿我又跟他说:周六你问我是不是真的需要你的帮助呢,我这两天想了一下这个问题,我一个人在比利时这么多年,也过的挺好,我不是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没有你我一样可以生存下去。可是你存在的意义不是为了让我生存下去,是为了让我的生活更好。如果你觉得只有在我特别需要的时候你才会帮我的话,那以后不必了。R看我这么严肃,吓坏了,又不高兴说我不需要他,又开始问到底要我怎样呢。我说你需要道歉,然后保证下次我让我帮忙的时候过来帮我,而不是一味地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你想别人需要你,就得常常存在于别人的生活里才行,才能让别人觉得非你不可,而不是一味地打游戏。R道歉了,也保证了,然后过了五分钟又开始讨价还价:那我做饭时让你帮忙你也会帮我吗?我想了一下说:不会。因为我确实时忙不过来才会让你帮忙,我包饺子没喊你,炒菜没喊你,只在做馍的时候才喊你看着锅的;而你做饭是还没动就开始喊我了。R不置可否。

R常抱怨他爸大男子主义,觉得自己可尊重女性的平等地位了。他确实做的比父辈好,但是实在没有他嘴里说的那么好。有时候我都生气了,他还在喊:女人,去做这做那。有一次我吼了他:你到底是哪里缺根筋?喊别人‘女人’分明就是不尊重,你每次这么喊我都会抗议,你还在我生气的时候这么喊?R说:喊‘女人’是亲爱的称呼啊。我说:到底哪儿亲爱了?R越说声音越小:我以为你喜欢我这么喊你呢。最终他在我的白眼里闭嘴了。

平时我和R做饭,工作日他做的比较多,周末我做的比较多。虽然我周末会做很多东西冷冻起来,他工作日常常热下或者煮下这些半成品,回家能吃到热饭,我也很满足了。每年的1到3月是审计师的忙季,R几乎每天都是十点以后到家,他周末想玩儿游戏也有情可原,可是基本上家务和做饭都是我的事情了,可是我也上班,我也累啊。希望R早点熬成manager吧。

R是个好老公,这是毋庸置疑的。我有时候在想是不是我要求多了,也跟R聊过。后来我们都觉得有必要跟对方表达出自己真实的想法和要求,然后大家寻求妥协与平衡,也许最后什么都不会改变,但是至少会理解对方为了这个家做出的努力和牺牲。

平时我们两个坐飞机时,R不准我在手机上安装游戏,怕我玩儿上瘾,老实说我确实打游戏上瘾,所以最好不碰。但是飞机上两三个小时真的很无聊啊,要是再忘了带本书,那就太难熬了。所以我没事还是玩儿手机,查看手机的设置,我现在基本上对手机的任何冷僻设置都精通。

在意大利过圣诞的时候,R去跟朋友玩儿,他的两个朋友不说英语,我不想一起去就留在家里了。晚上十一点多了R还没回来,R妈妈问我知不知道R在哪儿,我说不知道,但是我可以查到。然后我给他们展示了一下R的位置信息。其实这个不用什么跟踪软件,也不是违法的。iPhone上有个家庭设置,在设置好家庭成员后,可以选择与家庭成员共享位置信息。其实这个设置的最初目的是在一个人的手机丢了之后家人可以迅速在自己的手机上定位丢失的手机,还可以在丢失的手机上播放音乐。然后一个晚上我和大卫就在R的手机上远程播放音乐吓他,还把他的GPS地址信息显示在地图上发给他,告诉他我们在监视他,把R给玩儿坏了

R一直以为是我在他的手机上安装了跟踪软件,但是他也不在乎我是不是查看他的位置信息,而且觉得我很厉害,也就没问我怎么办到的。其实这个位置共享是双向的,他也可以看到我的位置,不过他不知道怎么用。过几天我去伊朗前得教会他,万一我在伊朗有什么问题也也好找到我。

最近太累了,我某天边收拾边对R说:我们邀请你爸妈在退休后搬来跟我们一起住吧,我真的很累、真的很想回家的时候吃到热乎的饭。R支支吾吾地半天把我忽略了,我抱怨了半天他不拿我的话当回事。又过了一会儿,看到他的衣服到处都是,椅子上,沙发上,地上,卫生间挂钩上,门口挂钩上,我生气的很,他又不准我统统都洗了,我还得挨件问他能不能洗。我打算办到新家后,其中一个小储藏室作为R地衣帽间,想洗的衣服拿出来,其他的一概丢进去,不要让我看见。可是如果和R妈妈一起住的话,R就不能养成好习惯,我稍微说让R干点啥,R妈妈就会接手。所以后来我又跟R说:要不算了吧,还是等我把你的习惯都纠正而且固定好了再请你爸妈过来吧。R说:我就知道你来来回回地变,所以才不搭理你的。我只好谄笑着:你好聪明啊,你最聪明了……

忘了因为一件什么事,我只记得我特别在乎,在争执中对R脱口而出:你要是做不到我会跟你离婚的。然后就开始了我的道歉之路: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说;即使你做不到我也不会跟你离婚的;我不应该把自己不当真却严重伤人话这么随便说出口;即使你了解我这么说就是随便说的也不行;以后这么严重的话不能随便说……. R说:看来我对你的改造还是很成功嘛,不用我发脾气你就开始反省了,不要只是说说,下次要记住。我点头如捣蒜:是的好的,您是对的。

最近我在想好像中文语境下女孩子开玩笑说“不过了”“分手吧””离婚吧”是比较随意的,但是R很拿这个当回事,认为这样的话不能随便说,开玩笑都不行。我认为他是正确的,正在积极改造中。

来英国后基本上没有华人朋友,完全没有自己的华人圈子,好多传统节日都忘了。某天R回家问我:今天是什么节?我说不知道,他说是一个特别的粥节,用八样材料煮的粥的节日,是他同事说的。我赶紧找农历看,原来是腊八。不过家里没材料,就没有煮粥了,R还是念叨了很久。最近YouTube上的央视纪录片频道出了好多过年的纪录片,觉得应该是快要过年了,我之前就计划了去伊朗的旅行,机票定在了下周五,因为K说要过完年之后才去伊朗,所以我推测春节应该就在这几天了,这个周末到下个周五之间的某一天。我真是太聪明了。

今天一个伊朗同事教了我很多波斯语,我和伊朗的导游S练习了一下,S又教了我一句新的波斯语的自我介绍。S想学汉语,我想也教他一句一样的,却忘了汉语的自我介绍到底是用“我是S”还是“我叫S”了。刚好R回家了,我让R用汉语自我介绍一下,他就开始嘚瑟:我叫R,我家有四口人…… 我赶紧打断他,跟S说汉语的自我介绍应该是“我叫S”。R知道我在做什么后嘲笑了我半天,说我汉语都忘了,我说我在伦敦没有华人朋友,虽然各种机缘认识了些,但都没有深交,都不熟,也没有好好聊过天。上一次我跟别人用汉语介绍我是谁估计还是在比利时有师弟或者访问的老师来的时候。我的汉语退化严重啊。感觉英语没学好,意大利语磕巴的很,汉语还给忘了。这样还是不行,我得混个什么华人的圈子才行。

R以前学汉语,背熟了一段中文的自我介绍:我叫R,我是意大利人,我家在意大利撒丁岛,我家有四口人,我的爸爸,我的妈妈,我的弟弟和我…. 后面是职业介绍

今天突然想起来不对啊,让他重新介绍,他也恍然大悟:我叫R,我是意大利人,我家在英国伦敦。我家有两口人,我的太太和我……

最近对这个椰子的小甜点很上瘾,已经做了三四次

R爸爸给我做的冻饺子的神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