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记 2019-01-31

终于弄清楚了,下周一应该是大年三十,周二是春节。我应该会和往常一样去上班。有一瞬间我想要不要请两天假在家过节呢,再想想R去上班,我一个人在家,没有华人朋友一起庆祝,一个人也不值得做个年夜饭,估计会在家吃着方便面看着春晚,这也忒惨了,还是算了,还是去上班吧。果然过节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人,没有一起过节的人,连春节都要淡出我的生活了。

其实R之前说过想邀请他的朋友们周末来家里吃饭,我拒绝了。最近是他们审计师的忙季,R每天十点以后才到家,周末就想休息,我们在家招待客人他是不会帮我的。之前以为房子在二月底可以交付,我想着二月份的周末我们应该会忙着逛五金店,家具店什么的,懒得折腾。后来房子延期了一个月交付,二月份虽然没什么特别的事儿做了,但是一月底我就感冒咳嗽,一直没有彻底恢复,实在不想招待别人。

当时R问我:我们要不要请我的同事来家里过年呢?周五吧?当然你可以拒绝,不是非得请他们的,不过你要是能做饭,我会很高兴的。我打算请谁谁谁……..
我:周五?
R:去年就是工作日在家招待的我的同事们啊。我们平时很忙,周五下班了来我们家聚一下多好啊。
我:什么?去年我当时没工作,在家做了一天饭,你们工作日来没问题。可是今年不一样,周五来?我不用上班?
R:你也可以请一天假啊。
我:你刚才说我可以拒绝吧?我拒绝。
R:为什么?
我:我不想请一天假就是为了给你的朋友们做饭,他们我好多都不认识。
R:你这样不可理喻,我是为你好啊,你总说你没有华人朋友,我同事里有好几个华人呢。
我:那个谁谁我已经认识了,不用再给我介绍了。请一大票人来家里吃饭,不是认识人的好机会。你自己想想,你请人回来的时候,我做一天饭,摆桌子餐具,招呼人吃饭,后面水果甜点,我有闲下来的时候嘛?最多就是跟他们打个招呼而已。
R抱怨了半天,我还是拒绝了。家里不够大,招呼那么多人太挤了。我感冒一直没有好,实在没有心情折腾,我都不想为了自己过年,何况是为了别人呢,周末还好,工作日肯定不行。等四月份搬到了Sutton,家里安顿好了,再请他们吧。

虽然今年的年过的不知不觉的,但是我没有打算放弃我大中华的传统节日和文化。我在想我应该去哪儿弄本农历日历,虽然网上也容易查到,但是常常查的太早到了日子早忘了,或者想起来查时节日已经过了,还是弄本纸质的日历放厨房里方便。之前在淘宝上买了几本书,诗经论语唐诗什么的,我还得弄本字帖,以后有时间抄诗练练字。英国其实很方便,基本上什么都买得到,以后再回国就不买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多带些汉语的书过来。

最近R偶尔会睡在客厅,我们倒没有吵架,刚开始是他感冒了,呼噜打的震天响,我睡不着,他就会在客厅睡。我睡觉时不喜欢有灯光,而且一旦困意来了要立马睡,躺下就能立马睡着,但是R喜欢睡前看书,他开着灯我就睡不着了,他就会搬到客厅去看书。最近太冷了,我在客厅沙发的储物格里放了一床被子,R看书时盖着被子常常不自觉就睡着了。

虽然通常是R睡客厅,不过昨天晚上我搬来客厅睡了一个晚上。卧室床两边的床头柜里只有一边有充电线,我和R都喜欢抢着睡在有充电线的那一边。通常我先去躺下,他过来把我挪走,当然挪走我也没那么容易,我是要反抗的,他通常得要个十来分钟才能‘打’败我。最近他使用了一个空中抛人,明明我躺在右侧他在中间的,他不知道怎么用的巧劲儿,就把我提起来从空中抛到左边去了。我觉得特别挫败,以后就不再跟他抢位置了,每天乖乖去里面睡。然后R觉得特别失落,觉得我不跟他抢特别没意思,所以我后来还是每天跟他玩儿一下。基本每天把我丢到床的另一边,我又把他拽到中间要挨着他睡已经是我们每天的睡前必修课了。可是今天他把我丢过去就不再理我了,晚上回家也没怎么和我说话。我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他说没有,一切都很好。我说我觉得你今天不是很爱我,他说你别瞎想,又不理我了。我借口要去客厅喝水,然后到沙发上睡下了。过了一会儿他发现我不在了,就来客厅找我,问我为什么不回卧室。我说我觉得你今天对我不太好,我在卧室你不理我,我觉得特别悲惨,还是一个人待在客厅吧。他说:你一个人在客厅就不悲惨了?我说:也很悲惨,但是要悲惨小一点。后来R挨着我在客厅睡的。他们最近忙季,每天都是十点以后才到家,特别累。我理解他累时不想说话,只想一个人待会儿,我也一样。可是应该是要明确说出自己很累的,否则我会认为一切正常。他一边说自己不累,没事儿,一边又不理我,我当然会瞎想。还好R是个好老公,一旦我有一点不高兴,就会立刻补救。想想真的很惭愧啊,我累的时候一个人待着,不说话,也不动,完全不顾虑R的感受,一定是等自己恢复了才会想起来家里还有他的存在的。

我不太清楚别的情侣或者夫妻,在自己上班的时候会不会给另一半发个信息打个电话聊聊天之类的,反正我是完全不会。我工作的时候常常注意力特别集中,完全想不起来其他的时候,有时候太专注,同事问我个什么我都得需要个两三秒才能从自己的注意力里拔出来,更不要提给R发信息了。R有时候会抱怨这些,说自己的同事有时候看着手机傻笑,很明显就是收到了另一半的信息,他也想收到我的信息,也想对着手机傻笑。我说我很忙,即使我偶尔给你发信息,你也不会立刻回我啊。他说我很高兴收到你的信息的,看到了之后会回的。我说我一般是有事儿才给你发,我发了信息,等着半天你不回,我就这么干巴巴等着?R说:对!我说对个屁啊,这不是望夫女嘛。最后这件事我是这么理解的:我完全不在乎他会不会在工作时间给我发信息,最好没事儿别发不要打扰我;他很在乎我是不是给他发信息,特别想收到我的信息; 我可以给他发,但是不喜欢等着他回;所以结论就是我每天给他两个不需要他回的信息就好了。最近明知他每天加班,我还给他发个信息问:你今天还是要加班吧?

R有个毛病,特别困扰我。他看见我和别人在手机上或者电脑上聊天时,一定会问:那是谁?找你什么事儿?我其实不介意告诉他我在和谁聊什么,但是有时候是很着急或者严肃的事情,我想先和朋友把事情聊完后再告诉R,但是R一定要我立马回答他。我正在打着字,突然R出现了我就得暂停,先回答R我在和谁聊天,在聊什么,这非常让我困扰。他这不是老公,是老板啊!举两个例子:

1 我和R在逛迪卡侬,突然看到导游S发来的信息,说想让K帮他带点钱去伊朗,四月份他要带一个香港旅游团,因为团很大要提前定酒店需要那个团给押金,伊朗现在受美国制裁又没有办法直接转账,所以想麻烦K帮忙带过去。我看到信息后在跟K说带钱可能有的风险,如果带的话是收那个团的现金还是转账。就在我停下来和K打字聊的时候,R不停地问问和谁聊什么事儿,就不能等一会儿等我把事儿办完了再告诉他,要不然就不高兴发脾气。这次还算好的,最起码他知道K的名字,我不用解释K是谁,其他时候他根本记不住我朋友的名字,我还得解释在哪里怎么认识的这个朋友…..

2 另外一件常发生争执的事情,就是做饭。我倒不在意他不帮我,但是真的希望他闭嘴。常常是这样:他周末打游戏打一天,我收拾完家里(前段时间他开始帮我收拾,但是自从他们忙季以来又不帮了),洗好衣服,熨好衣服后,去做饭,从我进厨房开始,他的问题就来了:你在做什么?如果是他常吃的菜,他会说:不要很多辣椒,什么时候可以吃饭?还有多长时间?….. 如果是他不熟悉的菜,比方说炸酱面,就会问:那是什么东西?什么面?什么肉?什么酱?我会喜欢吗?你为什么做我可能不喜欢的东西?…… 如果这些问题是在我开始做饭之前问的还好,但是常常是我正做着呢,他噼里啪啦地问,有时候厨房抽油烟机太吵我没听到,有时候我太忙着做饭不想搭理他,他就会接着唠叨:你怎么可能听不到我说话?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为什么不现在回答?我就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你为什么就不能先回答一下?我做饭是在网上看视频找菜谱学的,得一步一步来,不能接受别人的干扰,但是R不能理解,觉得我先回答他的问题才是第一重要的。

今天在他一顿念叨后,尤其是我没有听到他的问话,以为他只是在和大卫在打游戏聊游戏,他开始说:你撒谎,你是个骗子,你怎么可能听不到我说话,你就是不回答我,忽略我。之后我就开始歇斯底里了,冲着他嚷嚷了两分钟,嗓子都吵坏了,我们还是一起吃了午饭,他照样不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饭桌上继续发难:你解释一下这个炸酱面就那么难吗?我没理他回卧室待了一下午。

我觉得有两个问题:第一,我不喜欢也不习惯别人干涉我的生活决定,我习惯了一个人处理事情,不喜欢别人干涉,这个别人包括R。我原来觉得我又不干涉别人的事情,我守住的是我自己的地盘,但是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后很多事情没法分清楚,所以我需要改。但是做饭时不能打扰我他必须改,我做饭时就是没法一边看着锅一边回答他。做饭是一件让我很享受的事情,如果每次都因为他啰嗦个没完弄的我这么焦虑的话,那我就不做饭了。

第二,R虽然总是说他爱我对于爱他自己,但这是不对的,R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他想事情都是以他自己为出发点。我突然又想起来另外一件事,今天已经是我这周第二次抓狂了,虽然因为生理期荷尔蒙的原因我比平常更容易抓狂,但是他真是把我气着了。周五我的头疼的很,疼了一天,晚上做好饭后疼到不行了,我没吃饭,在沙发上抱着头哼哼起来,R吃着他的饭,看我没吃饭,居然说了一句:我才不相信头疼能疼成这个样子,你不要哼哼了。我说:我头疼我连哼哼都不行?他说;你哼哼会让我很担心,所以你不要哼哼了。我当时就气炸了:我都快头疼死了,因为你不想担心我,我连哼哼都不行?£@€&%£#&。然后我就回卧室了。后来R过来道歉,又是帮我找药又是帮我按摩头的。我当时倒是很感动,不过后来还是生气,他根本就不应该那么说的。

在伊朗旅行时R说很想我早点回家,一起吃晚饭,我说我忙的时候或者累的时候回到家一动不动,你也吃不着热乎饭啊。R说:只要看到你在家我就高兴,哪怕我做饭也高兴,这些天你不在家我连做个三明治的动力也没有。

每个人其实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这很好,倒不是什么“爱自己才能爱别人”的大道理,只是对自己关注多一点,对别人的关注才会少一点,大家才能各自独立地存在着。

之前因为他让我周五做饭跟他朋友过春节我拒绝后小吵了一架后,最近我和R在Whatsapp上发着信息又吵起来了。自从第一次R带他朋友回家吃饭,我是工作日招待的他们之后,他总是想带朋友工作日回来吃饭。但是第一次时我还在找工作阶段,没什么事儿,可以工作日招待。后来我一直在工作,完全不可能工作日招待。每次我替R做了什么,他虽然嘴上说他感恩,但是他完全不。上周他把手机丢在公交车上,他还把家里的车钥匙和充电电池带去他上班的地方,我坐着公交车去追公交车,后来手机没电就回家了,他也发了一通脾气,虽然嘴上说感激我出去帮他找,但是抱怨特别久我没有找到,反而是公交车路过他办公室时他把手机找到了,说什么以后再不麻烦我什么事儿。他以前也说过无数次以后不在家里招待别人了,因为我不高兴。我不是不高兴他带朋友回家吃饭,而是不高兴他表现的不像主人倒像是个客人。除了招待他的朋友,我还得招待他。不管怎样,我们后来还是招待了他的朋友们几次,都是我抗议不能工作日,最后定在周末,他还不高兴。这次又是这样,我周五在家工作,不代表我没事儿干,不工作。R每次讨论吃饭的日子时,就会问工作日行不行,周五行不行。我认为他这样问,就是不尊重我。我不是个家庭主妇,就算是家庭主妇这样也很过分,你工作完了带一堆朋友回来吃饭,女人忙活一天给你们准备晚饭?哪来的大爷?在我每次都抗议,抗议了无数次之后,R居然还问我是周五还是周六,然后我就生气了,特别的生气。

平时我的工作强度是非常大的,每天早上九点半开始到晚上七点钟结束,中间除了午饭20分钟,偶尔上个厕所,完全没有休息,大脑一直在运转,非常累,我常常十点半就得吃点零食垫补一下,下午四点多再吃点。每个人工作的效率是不一样的,有些人工作一样的时间可能大部分时间都在磨洋工,但是我是不想下班后还工作,所以每天的任务一定会在下班前完成的。因为工作强度特别大,所以很多时候会超额完成任务,周五在家工作就会放松些,反正任务已经完成了,周五有时候会学点新东西之类的。公司氛围比较宽松,鼓励大家拿出自己20%的时间来学新东西。所以我即便周五在家轻松些,那不代表我整周的工作状态都是这样的。再者周一到周四真的累极了,周五我肯定不想再做一天饭。在我无数次地反对后,R居然还每次都问周五行不行,不就是觉得我闲的慌嘛,不就是觉得我闲着没事儿干嘛不做饭呢。我天天累得回家就摊在沙发上不动,为了让自己轻松点,我都在网上搜了一圈了怎么从国内弄个保姆过来,结果他倒好让我周五给他们做饭。我周五在家工作的时候已经把卫生都打扫了,这样R可以轻松点,居然还让我做饭,这简直就是得寸进尺。周六最起码他还可以帮我打个下手,让我周五一个人忙活十个人饭菜,真是他大爷的。因为平时太累了,我工作日都不给自己做东西吃的,都是在外面随便买个吃,结果他一句话让我颠颠地去做饭?

我发现两个人相处的很多标准是第一次定下的。如果第一次我不在工作日招待他们,肯定就没有这个事儿了。我以后周五不打扫卫生了,我要去公司上班,打扫卫生之类的家务都要放到周末两个人一起做,要平分。姐出一半的家用,姐就只干一半的家务。要是哄的姐高兴,姐还可以多干点,这么气着姐,那就什么都要算清楚了。

因为实在太生气,我计划R回家的时候我要离家出走,我要算好他什么时候回家,他回家前我不带手机出门去超市看看有没有脊髓排骨卖。我也不问他什么时候回家,只是用find my iphone定位他的手机。刚开始我还隔一会儿查一下他的位置,后来一忙工作就忘了他了。等他回来时已经十点了,超市早关门了。他回来后直接靠在我肩膀趴下了。这一周每天我都见不到他,早上七点半我起床前他就出门了,晚上我睡觉后他才回来,每天到家常常十一二点。看到他累成这样,我又赶紧给他弄吃的,喝的,还有他的奶昔,他的泡脚盆。这当然不是一个温情的最终老婆看在丈夫太辛苦就原谅一切的故事。R最终定的是周六和朋友在家里聚,我也就乐意做饭了。但是下次他再让我工作日做饭招待别人,我也是一样会反抗的。

R喜欢的也就是我这个“圣斗士”性格。他之前有个女朋友,跟他妈妈一样,属于“讨好型”人格,做事特别为别人考虑,最后弄的自己感觉特别委屈,别人也没那么感恩。R之前找女朋友的标准就是不要找他妈妈这样的,偶尔遇到了,也很快就分了。我遇到不合理的事情一定会反抗,有时候是曲折地反抗,有时候是直接地反抗,反正不会任由他摆布的。

某天下班回家后我自己煎了蛋吃了,然后就瘫在沙发上处于“假死”状态了。R回家后已经九点了,我还是一动不动地,他自己做了奶昔,三明治,还有其他什么的,我又跟着吃了个三明治。想想我这老婆做的也真是不合格啊。

前段时间亚马逊的创始人离婚了,我和R吵了一架。本来只是在八卦别人离婚和财产分配,结果R冒出来一句:他老婆嫁了世界首富,她还想怎么样?居然要离婚!我当时就震惊了,R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我问他:一个女人结婚后,老公后来变的有钱了,这个女人就什么都不能要求?就得什么都受着?R说:她不是离婚了嘛,她不是分了一半家产吗?我说:分一半是应该的,他们结婚时没有钱,结婚后是一起拼搏的,你说的她好像占了多大便宜似的。R说:是他自己奋斗来的,跟他老婆有什么关系?我说他老婆也在亚马逊工作。R说:那不过是他成功后给了他老婆一份工作而已。我后来就不说话了,简直不可理喻。我跟R说:我们尽早找个律师把财产分割签了,以后你成功的话我绝不占一毛钱便宜,但你也不要妄想让我帮你什么。R也纳闷为什么别人离婚我们吵起来了,我又是怎么得出我们要签财产分割协议的结论的。

不管这次吵架值不值得,女性的经济独立真的很重要,因为够独立,才可以不依附男人,才能争取自己的权利,才有底气。

后来又传出那个亚马逊创始人和自己好朋友的老婆搞在一起还给人家发了很多裸照后,R才觉得那人老婆要离婚很正常。

旅行回来,R接我回家的路上,我们开着车路过伦敦市中心,看着高楼大厦,路上行人匆忙的样子,心里特别高兴,大喊着:我终于回家了,伦敦!R悠悠地说了一句:伦敦不是你家,你家要搬到Sutton去了(Sutton在大伦敦的四区)

R的妈妈寄了一个包裹过来,但是我们不在家,没收到,而且这周我们都不会在工作时间在家里,又是必须要签字的邮件,R就给他们打电话说自己六点多过去拿,那时店还开着。接线员是个印度小哥(好像英国各大航空公司和快递的接线员都是印度人),不停地说按照标准流程必须要送三次都不在家后才能自取,R说我们肯定不在家,为什么要浪费彼此的时间非要先送三次呢。R倒是不介意浪费他们的时间,只是怕自己的包裹被弄烂了。印度小哥不停说这是标准流程,R和他吵了一架,电话里找了那小哥的经理才把事情搞定,明天去自取。R跟我学那个小哥的印式英语的时候把我笑坏了,我几乎可以想象出小哥印式地摇着头的样子。话说我们都知道印度人摇头表示YES,但是这是不准确的,我们摇头是头左右转平向转,头顶位置不变,印度人摇头是动脖子加上头倒向左右的肩膀,头顶左右偏移。

我最近发现不是各大公司的接线员是印度小哥,而是他们把接线业务转移到印度去了……

有时候下班早一点,大约六点半到七点之间,总能看到一个穿戴整齐的人拿着一个手提包,等在公司楼下的快餐厅EAT门口,他看着就像个正常的上班族刚下班的样子,除了别的上班族都在急匆匆走向地铁站,而他站在EAT门口一直等着。今天下班时他也在,刚好EAT的员工把过期的食品放紫色垃圾袋里拎出来,他开始翻捡然后放进自己手提包里。我看着五味杂陈的,也不全是负面感受,就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近下班时已经饿了,回到家都饿的不行了,还得做饭,真的是日子难过啊。我最怀念的比利时的东西不是巧克力,华夫饼,啤酒,而是根特UFO旁边的食堂,每天下班后可以直接去食堂吃饭是多么幸福啊。如果工作签证好办,我真的很想从国内弄个保姆过来啊,每天有人给洗衣服做饭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

我一直困惑支付宝那个蚂蚁种树的盈利模式,不可能我捐几个虚拟的步数地上就真的自己长出来一棵树啊,如果要真种树,需要人力物力、最起码要买树苗吧,虚拟的步数是怎么兑换成树苗钱的?我粗略搜索得出的结论是:用户捐的不止是虚拟步数,主要是用户数据,每个月多少钱用于打车,水电,电话费,购物,购物又买了什么啊等等,这些用户数据会用于用户消费方式的大数据建模。我其实不反对搜集用户数据,尤其在看到英国人民对于共享自己数据的开放之后,但是我非常介意不实话实说,我得费这么大劲才知道原来我的数据被收集了。

最近为了有点过年的气氛,我每天打开电视重复播放春晚,R一直嘲笑我。他其实还是很喜欢大年三十看春晚的传统,他最喜欢的是功夫节目,不停笑我们讴歌祖国的歌曲太多了而且基本上每首歌大家都能跟着唱两句,还不停笑我们的爱国情怀。我兑他:你们意大利早晚得被我们给灭了!你们谁也不拿你们的国家你们的执政党当回事。R说:我们很爱国的,而且我们也很会打仗,两次世界大战我们都赢了。我说:你的脸皮怎么这么厚的?你怎么能这么好意思的?两次世界大战你们都转换阵营最后勉强跟在赢的一方的屁股后面,你们只能算叛徒!R:反正最后我们算胜利的一方!我的神啊,那句话怎么说的,人什么至什么皮,树什么的

我之前看了几集杨紫和邓伦演的一个电视剧,忘了叫什么了,R跟着看了两眼,后来一直特别粉“葡萄”。最近又看了个什么综艺节目,有台湾会拉大提琴的一个女孩,欧阳什么的,他又开始粉她了。还有个喵喵喵的歌儿,R也跟着哼,但是拒绝跟着做动作,说是太娘了

我去伊朗的前一个晚上,R说一起去逛个街吃个饭吧。结果他忘带手机了,只约了下班后六点半在牛津街地铁站见,可是这个地铁站有六七个出口,他又没有电话,这个站这个时间人山人海的,半个小时了还没找到他……

我的iPad mini的触屏不太好用了,拿到苹果店里修要好几百欧,我就在淘宝上买了个屏幕,决定自己换。之前有同学换过,据说很简单。拿到屏幕后我就拿给R了,喊他修,他犹豫了几天,终于周末把屏幕换了。虽然中间他差点把电吹风弄坏了,又一直抱怨不应该自己随便瞎修,不过最终还是修好了。

晚上R突然对我说:我觉得你很幸运。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你有个好老公,他什么都会修。我说:是我相信我老公会修,他才会修的。R说:对,如果不是你让我修,我这辈子都不会自己修这些东西的。我说:反正因为屏幕不好用,这个iPad一直扔抽屉里没用,最坏不过是你修坏了完全不能用了嘛,那也没有更糟糕。再者说,你要是修不好不是还有我吗,我接着修八成可以修好的。R赶紧说对对对。以前他修我的电脑没修好,也是我修好的;他修门铃把话筒拆了安不回去了也是我修好的。但是修理东西是男人的工作,我一定会先让R试试的,很多时候他都直接修好了。即便修不好,我们两个还可以一起琢磨。在我的鼓励下,R逐渐成为维修小能手了。我觉得我要是一直鼓吹R能上天,他应该真的会去造火箭,哈哈哈。

当然也不是没修坏过东西,之前他拿家里的搅拌器瞎用,搅拌器直接冒烟了,他就立马要修,拆了之后安上一试又是一阵青烟,就彻底坏了。后来才发现那个Bosch的搅拌器还在保质期内,如果没有拆的话,可以直接换个新的。可惜了,买时100英镑呢。不过我鼓励他修东西的原则不变,只要他肯试试,我就能把他吹到天上去。

房子又延期了一个月,要四月底才交房。其实我们完全不介意延期几个月,但是不能每次快交房时说要再延期一个月吧?R爸妈买了机票过来帮我们装修,都改签两次了。以后买房要注意,不止要把可以延期的最长时间写到合同里,还要把延期的次数写进去!

最近发现R最喜欢的西服右侧胳膊肘处磨破了,刚开始我以为他是不小心碰到哪里了。周六本来要拿R的西服去干洗,我找出来那个有破损的西服打算拿出来让R决定怎么办,是要扔了,还是补一下,还是再买个上衣。R却说不是那件破了,是另外一件。我们仔细查了他的所有西服,有四件都破了,都是在一样的位置破的,还有两件干洗店的袋子都没拆。第一次发现有件西服破了的时候我们查了别的西服,没有问题,中间只拿去了干洗店一次,只能是干洗店的问题。

R看到他的一半的西服都坏了,气坏了。问我怎么办,我说你一生气把干洗店的袋子抓下来了,没办法证明是干洗店的问题。不过我还是跟R说去找干洗店。我其实只是想看看R的反应,遇到事情是把我往外推,还是自己扛。我本来想的是他要么不会去,要么会拉上我一起去,谁知他穿上鞋,带上备用电池就出去了。伦敦很多的干洗店,社区小卖部都是印度人经营的,都是小本生意,收入并不高,四套西服上衣,要是能买到上衣也要500英镑,要是买不到上衣全套都要赔更贵,我们又没有实际的证据证明是干洗店的问题,所以干洗店一定不会认。可是R的西服有新有旧,不能全部都在一个位置磨损成那样,而且两套是从干洗店拿回来都没拆呢都破成那样了,所以一定是他们的错。如果是R的朋友G遇到这种问题一定会叫警察,闹到他们赔为止。我和R首先虽然不是怕事儿的人,却是理智的人,这件事明显没有结论,还是把自己的情绪抒发完就算了,四套里面有两套有些旧了,本来过一两年我们也要淘汰,损失没有原来想的那么大。折腾到警察都来了还是结局不了的话只能是影响自己的心情。所以我就想着R过去骂那人一顿也就算了。后来我把家里收拾完了他还没回来,发信息过去他居然没有回,甚至没有读我的消息。我查看他的位置显示半个小时前在那个干洗店,现在不在线,打电话过去是关机状态。可是他明明带了备用电池啊。我顿时吓坏了,这些人不会是不想赔衣服钱把R扣那里了吧?不会把他锁哪个地下室了吧?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收拾,备用手机,防狼喷雾,查报警电话,拿上钥匙刚要出门,R回来了,问我拿着防狼喷雾干啥,我说我去救你啊。他当时就乐了。R说他不想我跟着去,要不我又该说他意大利式的大声嚷嚷了。我说你们家人平时讲话大声嚷嚷确实让我心烦,但是我们是去吵架,是战斗模式,大声嚷嚷是不够的,不动手就不错了。R说幸好你没去,要不我还得拦着你不要动手。R虽然待了那么久,吵了半天,店主也没有承认是自己干洗的问题。我安慰R:没有关系,至少他会查看他的机器,如果真的有问题,不至于祸害别人的衣服了。R也很高兴,因为他又有新的西服穿了,虽然浪费的是自己的银子。

周日我和R打算一天不出门,就宅在家里。本来宅在家里会无聊,可是我们还是有很多乐趣。早上他起床后干了个什么我忘了,反正我追着他要把涂了草莓酱的面包贴到他脸上去,他跑进卧室时一不小心撞墙上了,我们乐了好久。下午在家看着电视,还牵着手,突然觉得好幸福。日子就应该如此的过吧,虽然也吵吵闹闹,但是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