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旅行2019-02-10 — 2019-02-11

2019-02-10

旅行第二天,我们今天是要开车去伊斯法罕的。早上睡到自然醒,又自己做了咖啡,奶昔,出门时已经十点多了。由此奠定了我们Lazy的旅行风格。

K从国内过去伊朗,我在国内买了些东西让她帮我带来,我从英国飞去伊朗,帮K带了在英国买的东西,昨天晚上交换行李,才发现我真是优秀啊,都买了些什么啊,鸳鸯火锅的锅得有六七公斤吧,还买了很多调料,可以直接买菜做火锅了,衣服,书,给R的颈椎按摩仪等等,K居然没骂我个狗血淋头也是好脾气了。想当年我和R回国办结婚证,回来时行李‘超了’50公斤,一样一样的,我可是真能买呢,淘宝可真是万能呢。

从这堆行李中,我们收拾出旅行三大法宝吧:折叠烧水壶,moka咖啡机,和奶昔搅拌机。

折叠烧水壶我很早就想买了,出门虽然酒店有烧水壶,但是不太干净。再者两年前我哥和我嫂子过来,大夏天40度的天气,我开着车在维罗纳满大街找热水的经历真是给了我很深的印象,那时我就想买个折叠烧水壶,只要国内有人来,我就随身带着,保证24小时有热水喝。

moka的虹吸咖啡机,还是电动的,每天早上喝两杯,再带两杯灌保温杯里,保证全天都有正宗的意式浓缩咖啡喝。每个意大利家庭都有个年代久远的moka咖啡机,越老越有味道。这个电动的是R妈妈买来给R带去美国用的。我们之前去日本的时候R每天到处找咖啡,却从来没有找到过正宗的浓缩咖啡,我就想着以后出门一定要带上这个moka的机子了。

奶昔的搅拌机,K也是很优秀,我给她介绍了这个,她一下买了三个让我从英国拖去伊朗。一根香蕉,几个草莓,再加满牛奶,搅拌十秒钟,奶昔就做好了,非常方便,食谱随便换,不加奶加冰,或者加蔬菜水果,都可以。酒店早餐不好的时候,我们就做奶昔喝。话说前晚去买牛奶时,我居然找到了瓜子,正常的人吃的瓜子,不是欧洲人民喂鸟的瓜子,可惜伊朗天气太干了,一斤不到的瓜子吃了一路都没吃完。

昨天我们在路上看到了一个破败的城墙,就跟导游说要去看看。那里其实不是景点,只是我们觉得很有味道就想过去看看。城墙里面原来是个城堡,不过现在只剩下了破败的墙了,里面除了一个冰窖就什么都没有了,甚至还被开发成了自留地种着点什么。城墙是个完整的环形,很大,如果天气更好一点,随手拍出来都是大片啊。里面也没什么人,只有几个阿富汗的难民小孩在玩儿。城墙基本上完全没有维护过,导游一直跟着我们很紧,怕我们有什么危险。在墙上瞎逛时,看到下面有个士兵在偷着抽烟,我们还以为附近应该有个军事据点什么,据导游说伊朗虽然实行强制兵义但是大部分没有正儿八经地训练,就是就巡个逻,看个门什么的。我们围着冰窖逛了一圈后,发现那个抽烟的士兵居然被警察给抓住了,我们是很想看个热闹的,但是又觉得不大合适,就走了。

然后正式开车去伊斯法罕,路上我试了一下导游的车,总结如下

1 封闭太差了,坐在后座上的话,车座和车背的缝隙处不停地有风冒进来。

2 档位不清,一二三档基本上算是一个档,四五档算另一个,导游说他平时只用四档,都不换的

3 离合的咬合点位置不清,正常的车松离合到高一点的地方才是咬合点,有时候高点有时候低点,但是没有这样稍微一松直接咬合上了的,整的我熄了两次火才把车开动。

4 没有ABS系统,刹车不灵,刹车距离过长。

5 车身很不稳定,我不知道这是哪里的问题,但是稍微动下方向盘,车身摆动特别严重。

还有水箱里居然没有水,前窗玻璃特别脏,根本看不到路,路上导游指挥我下高速去个休息站,我拒绝了,因为我根本看不到下去的匝道在哪儿。后来到了一个高速收费口,我才把车停到一边,拿矿泉水灌了水箱。导游居然惊奇我知道怎么开引擎的盖子,还知道那个管子是水管,还拍照给他朋友看这个神奇的中国女人在给水箱加水。还有上坡时我觉得吃力换低位档,导游也赶紧惊奇一番。伊朗女人开车到底是个什么水准?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我开着车倒是觉得这个体验很神奇,据K说当时导游紧张坏了。因为我们不止是抢了司机的座位,还抢了副驾驶,把导游赶到后座去了。他一直给自己朋友打电话说现在自己像个游客了。不过到了伊斯法罕我就把车还给导游了,我还真没有能力在市区开车,太混乱了。

虽然我抱怨了这么多,但是相对于大街上上其他车辆来说,导游的车还真不算差。伊朗的车况整体来说就是这么个水平。大部分车都是本地车,标致也是常见的牌子,但是质量已经本土化。导游说有钱人都开日韩车,那些车都是进口的,不是本地生产的,所以特别贵。我问他:那欧洲车呢?他说那要超级富豪才能开。不过大街上真的很少看到奔驰宝马,偶尔有,也是老掉牙的。有时候看到个Honda,都已经足以引起别人的羡慕眼光了。

所以如果租车旅行的话,一定要跟车行确认好车的牌子。

路上我们还去了卡尚附近的一个地下城,非常不值得去,地下城本身很大,但是只开放了一小块,据导游说里面原来还有些石块,陶器之类的,现在也不见了。还没有国内的地道好看呢,而且门票是最贵的。

去伊斯法罕的路上,我们还绕去了Abyaneh,一个古老的村庄,里面的建筑从2000年到现在各种年代的都有,建筑表面都被粘土涂成红色了。村里游客很多,有点过度开发,各种商品也不便宜。我们还尝了一个烤土豆片,真是不好吃啊,还买了个类似果丹皮的东西,真酸啊。看到两个男人在门口烤火,我们问导游他们为什么在这里烤火,难道这不是他们家?导游本来是要说一个伊朗人多么聪明的故事,冷了随便拎把柴点着就在门口烤起来了,但是在我们的追问中竟然哑口无言: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回家去取暖呢?在门口生把火做什么?

可惜没有找对位置拍到村庄的全景

到了伊斯法罕已经傍晚了,开始堵车。到酒店时已经天黑了。我们放好行李去逛了巴扎。K买了两个蓝色的盘子,当时觉得可能有些冲动,第一家店就买了也没有再看看,后来我回伦敦前想全部花掉伊朗的纸币,在机场买那个蓝色的盘子时才觉得K买时的价格真是合适。什么是巴扎呢,按K的话来说,就是农贸市场,不过不是露天的,有顶棚的,有些城市的巴扎比较久远,还有些古建筑的风格。伊斯法罕的巴扎还是很不错的。今晚以及之后的很多天导游都一直忙着打电话,后来我有天太不高兴了直接不理他了。我们定的是一个私人行程,偶尔有事需要处理当然没问题,可是一直要我们等着他,而且动不动就把我们丢了,这就有些过分了。虽然我和K是这种慵懒随性的风格,但是不代表我们可以接受这样被忽略的。

我们带着导游在巴扎里乱逛,后来看到有卖围巾的买了两条。伊斯法罕的伊玛目广场附近的很多店是针对游客的店,其实深入巴扎后,都是当地居民平时购物的地方,店主都比较诚实,可以不用还价的。我们这两天头巾都没有戴对过,一直掉。本来想在巴扎里找个店主帮我戴一下,后来看到店主都是男的之后,我们很犹豫,不知道这样的要求会不会冒犯人家。后来在一个摊位前抓到一位女顾客,她自己戴着的倒是很好看,却没法给我戴好。又换了一个摊位,得到男店主的允许后,请他帮忙带的,终于试好了,不再像老母鸡了。后来我总结,方头巾戴起来像老母鸡,一定要买长的头巾,把头巾向内折四分之一戴起来,然后用夹子夹住就好了。

买好头巾后,我们觉得自己美的不要不要的。又带着导游去了一家网红餐厅吃饭,里面各种古老的东西,刀,枪,相册,锅碗瓢盆,都挂在墙上。吃的什么倒是忘了,只记得那个藏红花的冰淇淋不是红色的,是黄色的,还很粘,不太好吃,然后我们就忙着拍照了,伊朗人民真是很热情,用‘你好’打招呼,帮我们拍照,我咬了个莫名的东西喷出来满手的汁儿,对面桌的人还来送纸巾。饭店本来是快要打样了,也是特别招待我们进来的,很可惜我们两个常常陷入自拍和拍人的傻乐中,常常不记得吃过了些什么。

2019-02-11

今天是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四十周年纪念日,四十年前的今天,霍梅尼带领伊朗人民推翻了君主立宪制,成立了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共和国,从此伊朗的妇女又过上了戴头巾外出的日子。今天全国放假,基本上除了饭店其他各个行业都休业关门。

我们又睡到自然醒,到餐厅懒散地吃个早饭,回来美美地化个淡妆才出门。我们今天主要是观察一下伊朗人民的游行。据说,大部分企事业单位的人们都是被强制去游行的,只有很少一部分是激进分子。我们在游行队伍里,看着大部分这么闲散地走着,还有带着孩子的,就像是在一起散个步一样。

当然也不全都是美好的。有些人试图让我们跟他们喊‘美国是恶魔 ’,但是他们对‘美国America’这个单词的发音很像是意大利语的‘Amico’,我刚开始以为他们在称我们为朋友,后来发现不对就对他们视而不见了。到了伊玛目广场上,人们逐渐变的激动了,尤其是在路过舞台中央时,都得喊两句。后来看到一个特别和蔼的老头在跟我们微笑,我就打了个招呼‘salaam’(你好),之后导游就一直在跟他聊,有十到二十分钟左右。我刚开始还以为他只是想了解中国的文化,后来因为实在太久了,而导游笑的有些讨好的意思,我才觉得不太对。之后离开那个老人后,导游跟我说刚才那个人是秘密警察,因为我说了一句salaam,他怀疑我们是西方派来的记者,所以问了好多问题,为什么我会说波斯语呢?(我就会这么一句啊),我们在哪儿生活,在哪儿工作,什么职业,行程是什么等等。所幸有导游在,要不然我们可能没有那么容易脱身。

离开那个警察后,我们要穿过舞台的前面才能离开,K在忙着拍照,我心里有些紧张,又不想立刻告诉她秘密警察的事情。后来过去后,导游开玩笑说我们估计明天会是报纸的头条,他看到好多官方的相机在捕捉我们的镜头,我当时有些后悔来看这个游行,我们只是在观看,观察,不是在参与,但是如果真的被拍到了又加些耸人听闻的标题放到头条上,估计会很麻烦。出了伊玛目广场后,我才跟K说了警察的事情,我们又再三跟导游了解后才稍微放心些,导游应该只是在开玩笑,不过明天我们还是买份报纸看看吧(第二天我们忘了买报纸)。后来K在她的旅游群里看到有华人说被电视台采访了,估计要上电视了,我们才释然,既然有人接受采访,够记者表达‘外国友人关注游行’的意思了,估计就没我们什么事儿了。

游行的照片我就不发了。

因为出了这么个插曲,我们也没心思看这个游行了。就回了酒店,煮了咖啡,在酒店的院子里晒着太阳,K拿出来拍立得,我们玩儿的不亦乐乎,也就忘了那个警察的事情了。这个酒店是Shrine改得,我不太清楚这个词的中文是什么,但它不是清真寺的意思,它是指神圣的地方,像日本的神社的英文翻译也是shrine。不管怎样,这个酒店很漂亮,拍的我们感觉自己都矫情起来了。

喝完咖啡,我们就去了三十三孔桥,还有旁边的一座桥。导游讲了桥的历史,不过我已经忘光了,只记得一个是皇家用的,一个是平民用的。周围很多在河边野餐的,三十三孔桥要夜晚才好看,我们打算晚上再来。

之后我们去一个网红餐厅吃饭,排了半个小时的队,我都要放弃了,导游帮我们插队进去了。餐厅很漂亮,而且是桌子,不是炕,很高级的样子,食物也很好吃。中间有个人过来问我们对他们游行的看法,我说:我观察了‘你们’的游行,我尊重‘你们’的言论自由。他试图让我们跟他重复‘美国是恶魔’,我假装听不懂就把注意力放回我的食物上了,导游又和他聊了很久,估计是安抚他的情绪吧。

因为所有景点当天都因为这个节日关门了,我们没事儿可干,就开始暴走,在大街上乱逛。路过一个商场,里面都是些小店面,K买了两个布包包,我们不想要塑料袋,就把一个包放另外一个包里背着,老板娘还给我们打了个折。导游说一般伊朗女人都会多要几个塑料袋了,我们两个太奇特所以老板娘给我们便宜了些。

又路过书店,我给R买了本波斯语的书,伊朗伟大诗人Hafez的诗集,硬皮的,算下来人民币大概30块钱吧,后来我们到Hafez的墓,旁边的纪念品店居然要20美元!

又发现了个超市,超市并不大,里面的蔬菜水果也不是很新鲜,伊朗人民似乎还是喜欢巴扎更多一点。超市旁边有个运动场馆,上面写了‘今天是女子场,男士免进’,我们进去后,发现原来是打羽毛球。我就跟她们打了场羽毛球,输惨了,首先鞋子不合适,我穿的皮鞋,跟K换了她的运动鞋后不适应,这还真不是借口,因为我一跑动就摔了一脚,现在膝盖还青着呢。所以我根本不敢跑动,借的那个羽毛球拍已经严重变形了,球完全不按照预订方向走,直接飞出场外,羽毛球没有羽毛,只剩下个头,不用使劲儿球就飞走了。唉,总之,很好的体验,就是输了球很沮丧。我们后来合照时姑娘们又赶紧把自己包裹严实才拍的。导游就在门口等了我们半个小时,想来他肯定觉得我们很神奇,居然跑去伊朗打了个羽毛球。

走回三十三眼桥后,我们又去看了场波斯语的电影。等待入场的时候,我把沙发set好,导游声情并茂地念了一首Hafez的诗,为了不示弱,我也挑了首《将进酒》给K念。电影是喜剧,不需要听懂台词也能看懂的那种,讲的大概是个倒霉愚蠢的警察帮自己的朋友找回被绑架了的女儿的故事,因为偶然吃了带大麻的蛋糕,所以他看世界很美好,很欢乐。

这几天逛巴扎和在餐厅吃饭,我发现所有店主和服务员都是男的。甚至我们下午闲逛进了一家女士衣服店,里面的店员也是男的。我问导游为什么店员是男的,女人试衣服不觉得不方便吗?导游的回答是一般女人买衣服都有男人跟着,不会不方便的。后来我又问伊朗女人可以从事的职业有哪儿些,有什么限制吗,导游说没有限制。

但这不属实,导游可能只是没有意识到而已。后来我和K一路走下来,觉得在这里凡是可能会和其他男士有接触的职业,都不适合女人做。所有商品店的店员,老板,还有餐厅服务员都是男的,只有柜台后面的收银的是女的。银行里因为隔着玻璃,所以后面的柜员也很多女的。

当然后来导游还是特意带我们去了一家餐厅,里面的服务员都是女的,穿着伊朗的传统服饰,其中一个服务员还要到了导游的电话,和我们晚上出去一个音乐LIVE HOUSE玩儿。这是后话,下篇再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