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旅行2019-02-12 — 2019-02-13

2019-02-11

晚上吃完PIZZA回酒店的路上,导游跟我说了一个坏消息:伊斯法罕到设拉子的路上下雪了,路面特别滑,有辆载着中国游客的车翻了,死了两个人。而第二天我们正是要从伊斯法罕到设拉子。考虑到导游的车况,我们觉得有点冒险。导游坚持说一定没问题。我们提议要不我们坐火车过去吧,导游说‘那我的车怎么办’。好吧,其实我们想的是我们两个坐火车去,他觉得他的车没问题那他就开车过去呗,我们只是没好意思直接说。

导游一再让我们放心,好好睡一觉,第二天中午之前出发,不要走夜路,一定没问题。我们两个放心不下,回酒店后查了那个事故的情况,导游道听途说,传的比较严重,其实没有那么严重,确实发生事故了,确实是中国人,但是只是受伤了,没有人死亡。我们稍微放心了些,决定还是跟导游的车走,一旦天气和路面情况不好,我们就下车,往回走或者去坐火车。

2019-02-12

虽然已经在伊斯法罕住了两个晚上,但是因为那个革命纪念日的原因,所以的景点都关了,我们天天瞎逛,其实哪个景点也没去。所以今天上去主要是快速去景点打个卡。

先去了八重天宫,天空有两层,中间一个大厅,周围八个房间,房间里屋顶的绘画非常精美,颜色非常鲜艳,只可惜有的房间的绘画已经脱落了。这里其实就是一个观景台,周围被波斯式的花园包围着。花园里有一堆老头在唱歌,据说是已经退休了,没事儿做,就来公园唱唱歌什么的。他们也跳舞,不过大部分时候都不离开座位,就是动动手和脖子。

接着是四十柱宫,我们数了一下,没有四十根柱子,导游说四十只是个比拟词,指这个柱子很多而已,不过后来我查了一下,在宫殿入口处有二十根柱子,倒映在水池中,加上水池中的倒影,一共是四十根。宫里面的壁画特别的漂亮,每个壁画都是完整的故事,有一幅画的是国王招待外国使团的盛况。这座宫和其他八所波斯花园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我们接着去了伊玛目广场。广场非常大,主要是萨菲王朝的国王用于检阅军队和打马球用的。除了广场本身外,主要有三个景点,阿里卡普宫,希克斯罗图福拉清真寺和沙阿清真寺,一个在阿里卡普宫的对面,一个在的广场的南侧。

阿里卡普宫是萨菲王朝于十七世纪建成的,主要用于招待贵客和外国使节。有个观景台,上面可以俯瞰伊玛目广场全景,视野非常开阔,是用于检阅军队和打马球的观景台。

因为想着要在中午前出发去设拉子,所以没有进入清真寺里面,只是在外面拍了个照就离开了。广场上遇到了很多兜售藏红花,地毯的商人,练习汉语的学生,穿着光鲜亮丽的乞丐,还有拉着我们要合照的孩子们。那时我其实已经开始对和陌生人合照有些反感了,果真还是没有做明星的潜质啊。

回酒店取行李,取到行李后,遇到一对老夫妻,女的是伊朗人,但是在伊朗大革命前搬到英国了,男的是瑞典人,说自己是国际仲裁法庭成员,在做大豆进出口生意等等。在国外待久了,对这些神奇的职业已经不感冒了,尤其是这种主动告诉别人自己的神奇职业的人,这种人往往吹牛的居多。本来不过是萍水相逢,稍微聊两句我们就打算走了。再者伊斯法罕到设拉子的路况不明,说好了要中午前出发的,我们连清真寺都没进就是为了早点走,可是导游居然坐定不动了,和那个老太太一直用波斯语在聊。我先后催了导游三次要走,导游都没有动静,后来我直接站起来走了,他才跟上来。后来他说那个老太太想打我们的车去设拉子,他拒绝了,说我们是个私人行程,不能加人的。我嘴上说: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你让我来拒绝她就好了,不用不好意思。导游说:这不好拒绝的….  我当时OS无数:花了一个小时来拒绝人?你当我傻,肯定是在乔事情。导游认识其他司机,他八成是想介绍给那对老夫妻从中抽成。

我其实不介意他偶尔来忙其他工作,但是一整天大部分时间在打电话和忙其他事情,甚至跟不上我们,动不动就跟丢了,就非常过分了。跟其他导游打电话,跟他带的其他团打电话,跟他妈打电话谈兑钱的事情,他全部归结为在打电话帮我们定晚上那个有乐队的饭店……

去设拉子的路上我已经不想搭理导游了。路上果真是下过雪的样子,周边山上都被覆盖了一层薄雪,不过路上的雪已经被清掉了。大概是开车太无聊了,导游时不时玩儿手机,K看不下去就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监督他,一会儿K睡着了,他又开始偷着玩儿,还不停地从后视镜看我有没有注意到。我看到了但是刚开始并没有说,要是他真有急事儿处理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十分钟后他还在刷手机,我就问他:你需不需要我来开车?他问我为什么。我说这样你就可以专心在手机上和你朋友聊天处理事情。然后他才把手机收起来,后来有没话找话地跟我闲聊来缓解尴尬,我也有一句没一句地跟他聊着。

其实R也常在开车的时候发信息,但是这个行为非常不好。如果是紧要的事情,可以打电话,反正一般都有车载蓝牙,如果不是紧要的事情,完全没必要回复。导游的车上没有蓝牙音响,但是不管有没有,一个职业有一个职业的标准和要求……算了,懒得继续说了。我和K后来离开后还想着以后要是有朋友去伊朗,要给导游带去个蓝牙耳机。

设拉子的酒店很不错,是家新酒店,建成没几年。我们先去酒店休息,晚上导游来接我们去那个music live house。其实是个饭店,有很多个‘炕’的饭店,不过有乐队在演奏。伊朗文化里是不接受女歌手和嘻哈饶舌歌手的,导游车上放的音乐大都是伊朗革命前录制或者歌手在国外录制的歌曲。我们去的这个饭店的歌手也偶尔说唱了一下,但是全程安保监督着不能拍照录像,也不能拍其他‘炕’的客人,因为有些传统的家庭是反对家人去这些地方的。

有个歌手是导游的朋友,因为导游的关系,我们被当做来自‘qin’的尊贵客人,歌手时不时来我们的‘炕’打招呼。店里的客人以女客人居多,像着了魔一样,疯狂地发着那个类似kill+R的音调,就是通过舌头震动来发声。跳舞也是跟早上看到的退休的大爷们一样,只扭动胳膊,脖子和上身,屁股不离炕。前排有一桌十几个女人来庆生,肢体舞动非常大,非常的欢乐,我们忍不住加入了他们一起KILLRLRLRLR,好欢乐。除了那一桌,我们周围的几桌都是单个女人,导游说现在伊朗也有很多女人不结婚,或者离婚了自己过,自己工作养活自己,很独立的。另外一个神奇的现象是居然有人带着新生儿来这么嘈杂的环境,抱着婴儿摇摆……..

忘了说了,这里不只是饭店,还是个水烟馆,每个炕上都有个水烟,大家拿着各自的吸嘴来戏。K拿着水烟摆了个造型,我连碰都没有碰,都是导游享受了。我倒不是多清高,而是我不喜欢吸烟,水烟里有尼古丁成分,偶尔R站在我旁边吸烟都会让我咳嗽半天,何况是自己吸呢。我们一个晚上待了三四个小时,晚饭,水烟和茶水,才不过人民币一二百块钱。想起来之前R的朋友从美国来看他时,两个人在唐人街旁边点了个水烟,居然花了七八十英镑……

今晚很欢乐,因为晚上安排的比较好,我们也就原谅导游的白天的懈怠了。

2019-02-13

今天主要是在设拉子。其实设拉子除了粉红清真寺没什么好逛的,我们是打算明天去Yazd前再去逛粉红清真寺,所以今天的行程很松散。

我们先去了卡利姆汗堡,这个地方以前是哪个王朝的政治枢纽,我忘了,国王住在这里,议会和法院都在附近,后来改为监狱。城堡的一个塔楼倾斜下沉了,城堡大门上的瓷砖画讲的是他们一个古老的神话人物大战怪兽的故事,城堡内的窗户是用小的棱木拼接成的,非常精致,石头地板上有符号,代表的是当时是哪个工程队雕的这块石头,以此计算工钱,这个结算系统我以前在日本的一个城堡的石墙上也看到过,古人的智慧啊。城堡里有个做盒子的大师,把铜和骆驼骨头砸进木制盒子里以此来构成纹路。有些仿制品只是表面贴了那个纹路膜,一擦就掉了,这个真的盒子比较重。

之后又去了天堂花园,花园里没什么游客,很静谧。房内也有镶了粉红玻璃的窗户,只是面积没有那么大。

接着我们去了Vakil清真寺,在巴扎的旁边,路上我们还买了个‘甜’油条吃。这个清真寺没有粉红清真寺出名,没什么人。里面做祷告的地方,只有中间屋顶装饰过了,其他部分都很素。伊玛目带领大家做祷告的地方低于地面近一米,据说是为了防止敌人刺杀。旁边有一个高出的平台用来训话用,连接平台的台阶是一整块巨大的大理石雕刻成的。

在这个清真寺导游讲了一个故事,很有意思:历史上有个国王叫Khan(我可能没记准),有一天他来到这个清真寺,看到角落里有个乞丐,乞丐也叫Khan,乞丐问国王:我叫Khan,你叫Khan,我们的先知的化名也叫Khan,可是为什么我们的身份差别这么大呢?国王于是把自己金子做成的水烟枪给了这个乞丐,乞丐拿到隔壁的巴扎上卖了,从此回家乡过上了富裕的生活。巴扎里有个商人想拜见国王,就买了个水烟管给国王做礼物,国王看到非常高兴:这不是我的水烟枪吗。这个故事的寓意是善恶有报,因果循环,但是这是佛教的理论啊,出现的伊斯兰教的清真寺也是很神奇。

之后我们开始在巴扎逛,K觉得导游的手工钱包很漂亮,导游就一定要带着我们找到。我们在巴扎一条条街道扫过去,问了好多皮具店,都没有,后来在一个当地人做皮带的皮具店里看中了其他的皮包,不过后来因为带子不合适等等原因没有买。逛过的巴扎街道都是人们平常买东西的地方,也没买成纪念品。后来我和K一再说不要找钱包了,我们回了德黑兰再自己找,导游才作罢。

之后去了一家餐厅吃饭,都是女服务员,也有个小乐队在唱民族歌曲,倒茶的老爷爷也穿着民族服饰,和蔼的很。服务员M要到了导游的电话,约了晚上跟我们一起出去吃饭。结账的时候给我们打了折,其实不是打折,游客在伊朗是不用付消费税的,导游找到老板娘请她把消费税去了。

饭后我们去了一个shrine,据说是一个大人物的亲戚的墓,里面全是镜子,安静的很。另外发现了一些小石块,导游说是穆斯林在做礼拜时垫在额头下的,这样头不会触地,不会弄脏额头。

接着去看了伟大诗人hafez的墓,然后就回酒店打了个盹儿。醒来后去楼下餐厅喝了个奶昔,这个奶昔非常正常,没有过分甜也没有过分粘,很好喝。

后来导游接上中午吃饭的餐厅认识的那个服务员M,来酒店来接我们,我们又找了个类似昨晚那种有乐队的餐厅。我们上车后才发现车上还有另外一个女孩,是M的同事。我和K都觉得女孩子单独出来可能有点担心,带上自己的朋友也情有可原,不过是晚上我和K多为一个人买单,这个无所谓。我担心的是安全带的问题,我只在车后座上看到两个安全带,我们三个肯定会有一个人没安全带寄,我还在找着第三根安全带的时候,导游和那两个女生非常激烈地在争执,我觉得不太好就跟导游说多带一个人没关系的,导游却说:i am playing a role here. i will take care of it. 后来没一会儿导游街边停车,M带来的那个朋友下车了。导游解释说是因为她不能很晚回家,而我们没法很早回来,她就走了。我们出发时已经八点了,导游问人家几点回家,人家作为一个穆斯林姑娘总不能说我每天玩儿很晚吧,就说九点,然后导游说我们去的地方很远,估计十一点之前回不来,要不你走吧。然后姑娘就只好走了。

我们觉得虽然姑娘事前没通知就直接带了朋友来有些不好,但是既然来了就算了,赶人走有点不太好。不管怎样,他们一直说波斯语,我们完全没法介入协商。

吃饭的地方还是可以吸水烟还有乐队的餐厅,有孩子在过生日,孩子们站起来跳了一晚上的舞,大人们照样屁股不离“炕”舞动手臂。第二次来水烟店,这些二手烟都开始让我咳嗽起来了,大人们把孩子甚至新生儿带来这些场合似乎不太合适,导游的解释是增强孩子们的抵抗力……

一顿饭下来,导购和M身体越来越近,开始耳鬓厮磨了。后来我和K回酒店,导游带着M离开了。

我和K有点八卦,这么保守的国家,M却奔放的很,一个晚上的发展速度比国内正常恋爱关系快多了,西方资本主义社会都比不了吧,传统的头巾下遮着是颗躁动的心,也许因为文化更压抑,所以也更躁动。当然我和K不可能直接问导游他们离开后做了些什么。这时我就发现英语真是一个神奇的语言,”what’s up”, “How is it going”, “How was your weekend ” 这次语句都是平常打招呼用的,可是回答却很有意思,如果关系没有那么熟,可以说good, well, i had great time. 其实等于什么也没说。如果关系很熟的话,就可以具体聊聊都干了些啥。我问导游how is it going?导游吧嗒吧嗒地回答了他们昨晚离开后,他把M送回家,他又回自己爸妈家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又说:我不是要问你们的进展,那是你的隐私,我只是很泛泛地打招呼而已,哈哈哈😄

R以前在美国有很多伊朗朋友,大部分都是女生朋友。据R说那些女生都是经济独立的,但是有些特别的习惯,比方说,只要大家出门吃饭,女生从来不主动付钱。西方文化里,没有请来请去的习惯,朋友出去是要分别付账的,有时候是直接按人头平摊,有时候各自付自己吃的东西另外平摊服务费。R说这些伊朗女生一般都不会主动付自己的那份钱,要别人提醒她们才行。当然也不是全是这样,只有一个女生例外。另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这些女生找男朋友非常看重家世和职业,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生还在等着她的白马王子来拯救她,问题是她也不漂亮身材也一般,自己的家世工作也就如此,可她到底哪儿来的底气一定要家财万贯的王子的?R说他们一起玩儿的朋友也纳闷,曾经问过她,她说:因为我是处女!

我一直对伊朗女生不付自己餐费的这个事情存疑,就想问一下导游,但是又怕冒犯他的文化,所以在提问前加了一堆冠冕堂皇的话,“i am purely curious. I am not judging. with all respect of your culture and people “。导游倒是很大方,直接承认R说的是真的,在伊朗,男孩子女孩子出去吃饭,不管是朋友还是情侣,女孩子是不付钱的。

我后来又问了很多问题,导游也都耐心没有保留地回答了。比方说他的经济地位在同龄人中是不是算是好的,我做出这样的推测是因为已经有两个女孩子在餐厅里问他要电话号码了。导游说是的,很多年轻人没有稳定工作,导游的收入算是好的,再加上他还有车,经济条件确实算是比较吸引人的。导游还告诉我们伊朗的彩礼是非常贵的,都是按金币来算,至少三五百个金币,有的还要求新娘出生年月的数量的金币。不过这些金币并不是真的要给的,而是要写在结婚的文书上的,如果要离婚,在离婚的时候男方才需要把这些金币兑现,因为女方离婚后很难再婚,这些就是对女方的补偿。但是现在也有些女人以结婚离婚来发家致富。

因为对伊朗的婚姻状态感兴趣,回伦敦后我自己又维基百科些知识:原来这个结婚文书的条款是要一样一样谈的,结婚过程就是一件贵重商品的交易过程。一般来说除非发生家庭暴力或者有其他严重的事故发生,伊朗女性是没有离婚权的,如果只是“感情不和”,没有男人同意,女人是离不了婚的。所以在结婚前可以和男方协商要求他们给予女方离婚权。另外,没有男人同意,女人是不能单独出国的,之前伊朗女足的队长不能出国打比赛就是因为她丈夫不同意她单独出国。这些细碎的权利都需要在结婚前和男方协商写到文书上。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来12号晚上去的那个饭店我们周边“炕”上那些独自一人的女人们,心中生出几分敬意,在这样的社会里选择独身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