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记 2019-03-14

周五我打扫了家里,换了床单被罩,晚上R回来,不停地说:耶!我好幸福,我很喜欢我们这个中产阶级的生活。

我们开车去Sutton看房子的进度,路上Sportify给R推荐首歌,正合R的心意。忘了歌名了,只记得大概是讲述年轻的各种不羁没有责任心放纵的生活,R转过来对我说:你看因为你,我都不能过那样的生活了!我说:你可以回去接着过啊,屋里堆满垃圾和脏衣服,每月月光,和别人合租,只能租个小房间,回去接着过吧。R谄笑:我还是很喜欢这个中产阶级的生活的。

和R吵了一架。我肚子上长了几块斑,刚开始以为是在撒丁岛游泳时没擦防晒霜给晒的,后来回伦敦后斑点还多了几块,我们就去看了下医生,医生做了血液检查说没问题,可能只是皮肤干,不过还是给我们约了皮肤科医生,皮肤科的医生取了些样本检查结果还是没任何问题。整个过程持续了半年多,一个月前我发现又长了一块很淡的斑,R就一定要我再约家庭医生,让她给我们约其他的皮肤科医生看。可是我觉得医生能做的都做了,那就是长斑谁也没办法,R却一直坚持必须再看医生。我被他烦透了,又很害怕我得了什么重病,就跟R说好他要陪我去看家庭医生我才预约,他说好。之后我跟他说了几次某天下午七点下班后我们要去看医生。昨天早上起床后我提醒他晚上不要忘了陪我去看医生,结果他说他答应别人他要加班,不能陪我去。然后我就火了。

他可以不陪我去,这个没关系,但是他不道歉,不觉得自己忘了陪我看医生却答应别人要加班有错,还给自己找了一大堆理由:1)我不需要他陪我去看医生,反正家庭医生只会约个专科医生,自己又解决不了问题, 2)他的工作真的不可以等,即使今天他没有答应他的老板要加班,昨天,明天,或者这周的任何一天他都没法陪我,反正都没差,那他答应了他老板加班就没错……

我们早上一起床我开始跟他说看医生的事情我们就开始吵了,后来我没吃早饭就走了去上班了。很多很重要的事情我都会直接添加到我的日历里面,再设几个提醒。R从来没有这个习惯,所以很多事情他都会忘了,连他自己跟医生的预约他都会忘。我以前有时候会帮他添加到他的日历里面,后来我觉得很烦,我又不是他的秘书,不想为他做这些事情。作为一个成年人,解决好自己的事情是基本的责任,既然他不在乎他是不是会忘了这些预约,我何必在乎呢。

这次吵架,我到了公司之后,R还在给我发信息,各种找理由。我后来给他发了条信息:其实即使你忘了,即使你不能陪我去,只要你好好跟我说,就没关系。你早上只要先道歉,说自己真的忘了,而且自己真的有事情不能陪我去,都没有关系。但是你上来就找理由为自己开脱,又说是因为我不需要你陪我去所以你才不去的,这个逻辑不对。做错了事情道歉是基本素养,而你在做什么,你吵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让我帮你开脱你的罪恶感,这是不对的。做错了事情要么道歉,要么你就应该感到罪恶。这样吵架来强迫我接受你的理由,让你完全没有罪恶感,这不可能。我以前也说过,我一个人在比利时生活了很多年,而且生活的挺好,我不是真的需要谁一定存在于我的生活里,没有任何人我一个人也可以过得下去,无非是有时候感到孤单而已。所以以后不要问我我是不是需要你做什么,我不需要,但是如果你愿意参与我的生活,我会非常高兴的。

后来R又发了很多信息,我根本没有看。下午下班前他问我:预约是几点,是不是八点。我回他是七点。然后七点到诊所我看到他等在那里。他今天选择在家工作,所以他可以节省出上下班的时间来陪我去看医生。我看到他很高兴,但是没有很感动。这是他本来该做的,却需要吵这么大一场架我才能获得我应有的权利,我当然不感动。

两个人相处,明确表达自己的需求和明确划分自己的责任很重要。一方明确表示另一方应该怎么做,对方才不会不仅不去做而且还说“你又没有告诉我你想要我这样做”,对方也不会己方做了之后还不感恩反而说“我又没有要求你做这个事情,是你自己愿意做的”。

我和R最近划分家务,R负责打扫卫生间,我负责其他部分。平时我们都是在周六打扫,但是因为周六R要睡懒觉,我起的早却什么也干不了,还得等着他起床后才能开始。这周我提议周五打扫吧。R不同意,非说要等周六。我没管他,周五晚上就开始打扫了。R在沙发上刷着手机,我打扫着卫生。R看我不高兴,就开始说:是你非要周五打扫的,又不是我说的,我就知道你打扫了还不高兴,你就是控制欲…. 我打断他:我没有因为这个不高兴。我即使周五晚上打扫,也只做我的这一部分,卫生间给你留着呢,你明天打扫就好了。我不高兴是因为说好了晚饭要吃昨晚我包的饺子,我说要热一下,你非要煎一下,你想吃煎饺可以自己去煎,却在沙发上刷着手机等着我。后来我打扫完之后,热了下饺子,端到沙发上来吃,问R要不要吃,R说因为我不想给他吃饺子,所以他不食嗟来之食。我说我拿来了两把叉子,你不要再试图找借口了。后来我吃饱后就要把饺子端走,他拦下我吃了剩下的饺子。后来觉得他可能没有吃饱,我把昨晚包饺子剩下的面拿出来做了两张饼给他。后来R不停问我:你为什么要烙饼呢?我说:本来我太累了想把昨天的面团直接扔了的,后来我觉得你可能没吃饱还是给你烙了饼。R说:为什么要给我烙呢?我说:你是我老公啊。R就开始美滋滋地乐:我觉得我今天爱你11分,10分制里的11分。我说:明天你还是要打扫卫生间的。

最近要搬到新的房子里了,开始做一些规划和改造。因为新房子的车库有些小,再者车库前有停车的空间,所以我想把车库改成储物间和更衣间。因为短时间内我不想进行拆掉墙面这样的大工程,所以就画了个图把更衣间规划了下,即使后面要把更衣间和储物间分来再建一堵墙,给更衣间凿个门,也不需要改变现在的鞋柜衣柜的位置。我晚上画着图设计着这些,设计明白了之后跟R讲。R看完之后居然说要把厨房和车库之间的墙凿了,把厨房整个往后移2米。我真是无语。英国的建筑规范非常严格,室内的大部分改动都是要申报市政厅,拿到许可之后才能动的。电线和水管的改动,可以自己改,但是需要有资格证书的电工和水管工来验收才行,不然卖房子的时候都是大问题。我跟R说你这个想法不适合现在做。R说那我们规划一下十年后呗。我的神啊,你可不可以先把现在的规划整明白了,搬进去,十年后再说十年后的?我突然想起来前几天R还说要把厨房挪到二楼去,在现在厨房的位置改个卧室或者书房。怎么脑洞这么大呢?怎么想什么做什么都不考虑实际可执行情况呢?

1月到4月是R他们审计的忙季。R从1月忙到3月底,每天回家都已经九点以后了。最后这周他每天半夜以后才回家,回家时我已经睡了。早上他七点就起床出门了。我七点半起床连他的面都见不上。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居然见不上面我也是醉了。岳云鹏那个相声怎么说的来着:您走的早,我回来的晚,咱是不得见的街坊。周五这天R说他六点可以下班,我说你要是不按时下班我就去你公司抗议。我五点半就下班了,在A4纸上画了个’NO BUSY SEASON‘就去他们公司了。到那儿正好6点,给他打电话:已经六点了,再不下班我就开始抗议了。R赶紧的就下来了。看来还是抗议有效啊。

我觉得我可能是老了,周末即使不上班,我早上也是七点半起床,再躺下去也睡不着,还头疼。R很讨厌我早上把他给弄起来,而且很讨厌我早上就开始叮叮当当地收拾。所以我吃了早饭就出去了,去超市购物,去邮局取东西。一个人开车出去做这些,感觉好像又回到了比利时似的。没有人在旁边念我的开车技术,没有人什么都不拿就下楼吸烟了却不停地催着我出门,整的我经常忘了购物袋,没有人在超市各种瞎逛,我一个人按着单子拿完东西就结帐了,感觉很好。之前出门都是R开车,我不怎么在英国开车不熟悉,偶尔R累了让我开我就很紧张,后来我就主动要求自己常开车。今天去加油,才发现原来英国的加油站结帐可以选择用卡在机器上结,也可以去里面柜台结,要按个按钮选择一下。以前加油都是我在车里坐着,结帐时R有时候刷卡,有时候又非要我去柜台结帐,我很困惑。很高兴早上一个人出了趟门,弄明白了这些。生活技能的获取是要跟生活接触才会获得的,我不希望我成为R的妈妈那个样子,位置永远都在副驾驶,只负责结帐,偶尔开个车会吓坏所有人,不会停车,有时候还会忘了拉手刹,车子直接顺着下坡就倒出去到大街上去了。我希望我还是可以保持我的独立性,如果某天R出差,我一个人还是会娴熟地应付各种事情。

周日我做了午饭,说了R晚饭炖牛肉。到了晚上,R说他不想炖牛肉了,我说你烤些土豆和鸡肉吧。他非常不情愿,还是去了。后来发现我买了牛尾,说要和牛肉一起炖,可是他走到厨房又不想做饭了,就开始抱怨,说我总是给他各种各样的任务,没完没了的,抱怨了很久。我说我只是让你烤个土豆而已,把土豆切了,拌些油和盐扔烤箱里就行了,是你自己要做炖牛肉和牛尾的,又是你自己不想做的。后来R说:那我不做炖牛肉了,明天再说吧。我说好,但是还是要把土豆烤了的。R接着抱怨,什么家务太多了,什么我总是使唤他了。我当时就崩溃了,我说我受不了你了,我要是做任何家务前先抱怨十分钟,那我天天什么都不用干了,然后我就去卫生间把门反锁了。我当时觉得怎么和另外一个人类生活这么困难呢,很多应该做的事情为什么这么纠结呢,我当时想着要不要大哭一场吓R一下,又觉得都不知道为什么那哭什么呢。这么想着的时候,就哭不出来了。还好很快R就过来道歉,说自己不该事事都抱怨的,我也就有了个台阶下,从卫生间出来,一起做了晚饭,还从冰箱里找出来fish finger一起烤了。

R越来越胖,‘大胖子’这样的嘲讽称呼已经对他不管用了。以前说他是个‘大胖子’,他还会立刻跳起来出去跑两圈,现在完全是欣然接受自己就是个‘大胖子’了。忘了这周他受了什么刺激了,自己提出周末要去跑步,可是到了周末各种推诿,最后还是我陪他一起出去跑去了附近的公园。当然我也很久不运动了,我们跑了不到一公里就放弃了。不过我不是‘大胖子’,我太瘦了,需要增肥,所以理所当然不想跑就不跑了,R也就跟着不跑了。

后来我们在公园里散了个步,走到公园另一侧时,突然感慨: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刚搬出那个Dr Fafara ** of USA 的房子,就是被R的爸爸成为 ‘Jesus Cave’的地方,搬到这个公园附近,当时觉得跟那个‘Jesus Cave’比,这里就是天堂了。当时我还在等ID卡,没工作,常常拖着个小购物车经过这个公园去另一边的超市,因为不熟悉,Google地图带我绕了很多路,绕过公园才去的那个超市。后来熟悉了,发现了可以直接穿过公园过去。再后来更熟悉了,发现有另一个更大的超市在另一个方向,就不常来这里了。又住了几个月,发现这个社区也不是什么好社区,时不时有全副武装的警察去旁边的建筑里。然后我们买了房,买了车,下个月就收房搬去sutton了。短短一年的时间了,我们的生活在飞一般地变化着。R说:对!我说:这都多亏了我啊,要不是我一直推着我们往前走,我们可能还住在那个‘Jesus Cave’里呢。R就不说话了,有些不高兴。

后来我们回到家后,R憋了很久,才说出他不高兴的原因,说他也有很大贡献啊,可是我没有给予足够的认可,这不公平。我开玩笑说:你当然有功劳了,你很包容我,我有时候太焦虑,你都把我安抚在了一个稳定的状态。R说:你看这还是在围绕着你说的,不是我自己的贡献。我认真地想了想,R说的对。虽然人从自己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很正常,也多常记得并强调自己的贡献,但是既然R记性不好,记不住自己的贡献,也不善于总结自己的贡献,我应该是要主动提出来,多对R表扬和肯定的。以下:1)我和R一直AA,但是从17年12月份搬过来到18年5月份我开始工作前,都是R在养我,虽然买家具的钱是我们平摊的,但是其他生活费用,房租都是R出的。R信守了他说我没工作时他养我的诺言。2)搬家时所有的行李,家具都是R跟他的朋友一起搬到四楼的,我只在后面整理而已。3)当时和那个Dr Fafara 的纠纷也是R主导解决的,尽管他当时非常焦虑,但是还是学着并成功地成熟处理了当时的纠纷。4)家里的水电我都是用R的名字登记的,所以后来遇到问题都是R打电话联系并解决的。5)在开发商和贷款经纪那里我留的主要联系人是R,所以买房的整个过程他们都是跟R联系。我只是在R的邮箱里设置了所有来自开发商和贷款经纪的邮件自动转发给我,在R忘了回应的时候提醒他。6)在现在的公寓里租住的一年里,除了上个周六早上我一个人去超市购物后,把物品提到了四楼的家里,其他时候,都是R搬运各种东西, 我要么什么都不提,要么提个超轻的袋子或者个卫生纸袋,连水都没有提过。7)刚开始可能是我做晚饭比较多,后来只是我周末做的比较多,工作日差不多一半一半,除了他的忙季外。8)不只是做饭,R还开始分担其他家务,和我一起打扫卫生。可能总体来说还是我做的各种琐碎的事情比较多,但是他已经比上一代的男人好太多,而且比我们的大部分朋友做的都好,我非常满意(除了他一边帮我一边抱怨让我头疼外)。9)家里的东西怀了,也都是R修的。从保险丝到墙上的架子,都是的。(除了门铃外,哈哈)10)开发商最近有可能又要延期一点交房,也是R跟他们交涉,最后争取了补偿。

过了两天,我在打扫时又想起了这个话题,还是觉得在所有这些R的贡献中,对我来说最宝贵的就是他能够在我情绪不稳定的时候安抚我。可能我的大脑会刻意选择遗忘让我不高兴的事情,所以那天聊天的时候我忘了任何关于他安抚我情绪的例子。今天一个人打扫着卫生,又胡思乱想着,突然想起来刚到伦敦的那段日子,住在R爸爸称为‘Jesus Cave’的房子里,到处脏兮兮,客厅的地毯黑亮黑亮的,房间小的没有迈脚的地方,等着ID卡,不知道能不能拿到ID卡,找着工作,却因为ID卡的未知性带的工作也未知。那段时间我严重怀疑我的人生,我到底是怎样混成了那个样子,思考半天,似乎我完全没有自身的问题,唯一的原因就是我选择跟R搬到伦敦,而我们在搬来之前讨论过,我虽然不乐意离开比利时,但是R没法在比利时完全换个职业,只有在伦敦才有可能,所以我主动接受了这个被动的选择。我记得当时我在网上做过几个抑郁程度的测试,都显示我很正常。后来某天我惊觉,我之所以被判断正常八成是因为对’你有没有想过自杀‘之类的问题全部选择了否,可是我常常想变成一个机器人,在我觉得很苦难的时候把我关掉就好了。这虽然不是要自杀这么严重,但确实是在放弃生活。我和R聊了这个,R害怕极了,我也害怕极了,R决定立刻搬出那个’Jesus Cave‘,虽然后来找房子都是我的事情,但是R的态度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和安慰。

再后来我们买房子,虽然R和他的妈妈无数次质疑我的决定,不停地提出要晚两年再买,我还是义无反顾地拉着R看房。但是也是在R的’拖后腿‘中,我才没有一激动就定一个,而是仔细比较了市面上存在的所有适合我们的房子,最终选择了最合适的。

即便后来我说要自己安地板,但是没有对R的动手能力的认可的话,我也不敢下定决心真的自己安。

前几天因为开始安排搬家的事情,水电网的账户,地板,车库,花园,等等,还有其他一些事情,我又开始焦虑了,有时候会忍不住莫名发脾气。我某天跟R说:我想哭一下,我觉得哭可以解决我的焦虑。R大惊:不要!你不要哭,不好。我说:你没有做错什么,我只是想找个方法释放下我的压力和情绪而已。R还是不同意。不过不管他同意不同意,我居然哭不出来。生活虽然时不时遇到各种问题,但是一直在向着我们计划好的方向在前进。我和R虽然时不时有争执,但是都能当天解决,而我们的感情也一直很好,R时不时就要再问我一遍:你要不要嫁给我呢,我回他:我已经是你老婆了。R喜滋滋地:是吗?我实在是太幸运了,太幸福了。鉴于日子如此美好,我居然找不到感觉来哭一场。最后对着R表白了一下:谢谢你可以出现我的生活里,也谢谢你对我的包容,以至于我都没有哭的理由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