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 湖区 Lake District

我和R买车后又办了个English Heritage的会员卡,周末常常去English Heritage管理的景点逛逛。伦敦的交通很糟糕,一般从家里开出伦敦都要一个小时,所以周末就两天我们也走不了多远。2019年的复活节加上周末有四天假,是我们第一个可以随意支配的长假 (圣诞节不算,因为必须要回撒丁岛),我们就计划了去湖区。

之前去剑桥的时候朋友C和她的男朋友I说也对去湖区感兴趣,我们就约了到时候一起去。四月初的时候,我们确定复活节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可以去湖区,就跟C他们确定了一下,大家一起定了个cottage(农舍)。然后4月19号早上一起出发开车去湖区。

确定行程的整个过程,我们大概只联系了三四次,第一次二月份我们去剑桥找他们玩儿时聊到了复活节去湖区,第二次四月初我要定住的地方时跟他们确认了他们也一起去,大家一起查了下住的地方,第三次就是18号约了去剑桥接他们的地点。然后19号大家见面出发。

I 小时候跟父母家人去过湖区一次,他提议我们去Helvellyn徒步,我们搜了下google图片,觉得很漂亮,就说好。这是我们在湖区旅行的唯一规划。

我和R都非常喜欢我们和C他们的交流方式和规划方式。我其实是个非常喜欢做规划的人,但是有时候规划的太多反而会让我焦虑,所以有时候索性就完全不规划,看看跳出自己的舒服区会不会让自己更焦虑。事实证明,不做选择,只在未知中迎接生活所给予的反而让自己非常安心。就这样,我和R养成了自己的旅行风格:随性。

之前C他们不确定要去的时候,我去穷游上发了个贴,带游伴:只管提供顺风车从伦敦到湖区,不必一起玩儿。后来C他们确定要去,我们的行李有点多,就没带别的人了。我发帖的时候没问R,或来被R知道了把我批了一顿,他不喜欢跟不认识的人一起出门旅行。后来我反省了一下,我自己在国内习惯了跟驴友,车友一起出去玩儿,但是R完全没有过这样的经验,我应该先跟他商量下的。只要好好说,再约着驴友一起喝个咖啡什么的先认识一下,R是不反对的。

经过这次和C 和I,还有之前和K一起去伊朗,我总结出我喜欢的旅伴类型了:不矫情,不罗嗦,可以独立解决问题。这样大家都省心。之前在伊朗时K问我,她有时候不及时回别人的微信是不是不好,我说没什么不好,如果是正经事,当然需要回,如果不是需要特别回答的事情,没必要非的回个什么表情符号。我本人不喜欢没有效率和没有意义的交流。之前我刚有微信的时候,加了很多人,也删了不少人,这些人都是我认识的人 (当时我还不知道有黑名单这个东西)。我删他们的原因很简单:连续给我发广告信息。我觉得如果你不肯多花一点时间把好友分类,把广告发给可能会接受你广告的好友的话,那我也没有必要浪费我的时间来看发送的信息。

R有些朋友在WhatsApp上有个群,大家会约着周末一起玩儿,吃饭,泡吧,迷你高尔夫,什么的。我几度想退群,都被R拦下了。基本上从商量去干什么到最终确定去干什么,然后时间,地点,然后当天的交通情况,天气情况,到了地方时候联系人,都是在群里发消息,所以基本上手机随时都在提示有新消息来。WhatsApp这个东西又很蠢,我可以把这个群静音,不再声音提示有消息来,但是还是会显示在app上有几条未读信息。我不想参与整个的交流过程,又不堪其扰,还不能退群,因为退群的话会显示在群里的,所以我只好把整个WhatsApp的消息提示都关了。后来我的手机出问题,我借手机恢复出场值设定,还是把群退了。也因为手机的问题,很多当时的照片都丢了。

我知道我在写湖区的游记,又扯远了。总之,可想而知,我和R多么喜欢和C他们的高效率交流。

2019.04.19

我们八点半从伦敦出发,到湖区,应该是五个小时候的车程,因为要绕去剑桥,所以预计到达湖区的时间在下午三点左右。接上C他们后,一出剑桥,就堵车了,加上路上吃饭一个小时,我们实际到达我们民宿的地方是下午五点。

路上要去吃午饭的时候,我和I想去肯德基,因为快餐很方便,但是R和C不去,他们觉得肯德基脏乱差,坚决不去,我们在争执的时候,R走错路,带我们下了高速,又直接上了高速,根本没有去成休息区。后来我们路上路过一个小镇,忘了叫什么了,I说那是他去过的最不好的英国小城镇了。其实那个地方本身没什么不好,以前附近开采煤矿的多,工人聚集形成的小镇。现在是工业区,没什么特色,房子多是几十年前盖给煤矿工人的房子,冬天冷夏天热。没什么特色,反正就不是个旅游城市就对了。

到了Bowscale之后,我们花了很久才找到农舍的入口,其实我们一直在附近百米内打转。GPS带我们到了房子旁边,但是房子旁边没有入口,入口在另外一边的院子前面,因为地方实在是太大了,所以这个院子是不是属于这个房子不是特别直观。后来我们打电话给房主,她指挥着我们找到了大门。

门前院子里养了很多样,好多小羊崽。我们试图跟羊崽玩儿,羊妈妈倒是还好,一旁的羊爸爸一副要攻击我们的样子,我们就赶紧逃了。

农舍是石头和木结构的,很有特色,厨具一应俱全,只是完全没有调料,盐也没有。R妈妈在撒丁岛经营的airbnb就很好,有油盐胡椒等等基本调料,还有意大利面,饼干等,最起码在度假第一天不会因为找不到超市买这些东西而慌乱。

我们后来发现只能去附近的大城市Keswick买食物,因为假期周围的小超市都关门了。所以赶紧洗漱了下就进城了。

这个小村庄离主干路有些距离,很僻静,在乡间小路上开着车还看到了类似日本农村的风景,山,树林,小溪,架在小溪上的拱桥,还有拱桥边的茶社,当然这里是个pub。我们在村子里瞎逛找民宿入口的时候基本上把整个村子都逛了一遍,看到有个牌子写了卖土鸡蛋,后来我们每天都去买盒土鸡蛋,走时还又买了两盒。民宿里本来也有到鸡窝取鸡蛋这个体验项目,不过现在鸡舍没鸡了,自然也就没蛋了。

Keswick其实也不大,市中心多是商店饭店和户外运动店。因为节假日的关系,很多店都关门了。还好有个超市还开着,不过超市里的水已经卖完了,我们买了些食材打算自己煮晚饭,又买了包木材打算把篝火升起来来。然后把东西放车里我们就去Derwentwater湖边逛了。

Derwentwater湖边很多山,错落有致,加上水中的倒影,让我想起来‘桂林山水’的明信片。很多人面对着湖面,在湖边的草地上看着夕阳,读着书,聊着天。人背后是英国常见的乡村风景:草地加牛羊。尤其是羊,后来没过一会儿,一只羊带着一群羊朝着湖边的人们跑去了,当然羊其实是怕人的,绕着人群边上就过去了,不过还是把人们吓一跳。羊群拖沓的特别长,我们也去帮着羊群往湖边方向赶,其实我们刚开始完全没弄明白羊群的企图,把羊群赶去湖边纯属瞎胡闹,吓一下湖边背对着羊群的人们。后来才发现人家羊群本来就是要去湖边喝水的,我们瞎胡闹还惊吓了羊群。

赶羊时发现基本上每只羊的左后腿都特别的粗,我们推理了半天,最后得出的最合理的解释是,耗羊毛的时候羊是被提起来的,只有一只后腿着地,所以那只腿比较粗,当然这纯属推测,我们一直没有找到羊倌儿确认一下。

在这里留下这张合影,那时还很好。

晚上回民宿后,R负责做饭,我和C帮忙,I在看着民宿老板提供的旅游书籍,确认着我们第二天要去哪儿。后来R喊我去把篝火升起来,这些年我在撒丁岛的家里对着壁炉已经练就了一手生火技术,瞬时就点燃起来了。当然我和R还是日常地伴着嘴:R在厨房,却非要指挥我生火,说是中间不放纸也可以生的着,而我已经把纸放中间堆成锥形了,放块纸只会有帮助又不会怎么样。后来我吼他:要么你来生火,要么就不要瞎指挥我。他也就闭嘴了。我们两个这么吵吵闹闹的,已经很习惯了,对一些不需要迁就对方的事情,我们习惯了坚持自己的立场。当时我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看人家I和C,安安静静的,亲亲密密的,我们两个咋像一对儿活宝呢。

2019.04.20

今天准备去Helvellyn徒步,这里的很多旅游景点,在游客服务中心是有餐馆超市的,但是在山上什么也没有。I只在小时候跟父母去过Helvellyn,我们則完全没经验,所以完全不知道要在山上徒步多少个小时,所以大家决定带着午餐去。吃过早饭后,我和R还有C在厨房做这三明治,I在院子里看着书,C则一会儿一趟地跑院子里问I他的三明治里需要加什么。I则点着餐,也没有过来帮忙的意思。

因为在超市没有买到水,这里又是湖区,照理说地下水应该是可以喝的,我们尝了下自来水,发现很清冽,甘甜,就把水灌在了瓶子里准备带着。我看I没有水,就在他的背包旁放了一瓶水,谁知道他居然没有拿,也就有了后来的事情。

Helvellyn的停车位完全不够,很多游客都直接 停在了周边的草坪上。草坪上停车也是要收费的,但是不能在机器上买票,因为超过停车场的车位数量后,机器就不再售票了,只能到游客服务中心去买停车票。

我和R只带了一个背包,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放他包里让他背着,后来又过意不去,把相机拿出来我自己背着,相机的包可以把背带调节成双肩包的样子,背着也不费劲。

Helvellyn的徒步和我想的很不一样,我原来以为是在山上的树林里徒步,没想到Helvellyn山上没有树,都是枯黄的草,很是特别。这也就意味着大太阳的天气里完全没有遮掩,水的消耗量特别多。

一路沿着这个围墙上去,好多人跟我们一样的水平,走走停停,倒也是乐呵。走到一处平地,有的人在试图倒立,肩膀着地,人再倒立起来。R说自己的柔道课上也学过这个,他可以做的,然后就试起来了。R已经多年不上柔道课,又长胖了很多,完全立不起来,倒是重心不稳,滚了多几圈,娱乐了下观众,我们就溜了。

因为我们两个走的太慢了,就让C和I先走了,约定了前面再见面。后来发现我们的路线弄错了,我们指着一个山峰说那里见,但是其实那是个岔路口,在我们分开的地方看着那里是最高峰,等走到那里却不是。C和I一直沿着围墙往上走的,我和R选择了坡势缓和的岔路走到那时看到的‘山峰’才发现还是要绕回围墙那里去的。R坚持说约好了在这里见面,他们一定会过来的。我说如果走到这里发现错了,正常人都会选择回到正确的路上去的。然后我就忽悠着R回到了围墙边继续走,其实那里已经可以看到一些雪山的痕迹了,大家都在往雪山走,肯定那里才是对的。后来证明我是对的,I和C最后走到了那个小雪山的顶峰又下来了。而我们走到离那个顶峰紧邻的地方,摸着了雪,我的膝盖就开始出问题了,我们只能往回走。又不想走回头路,所以直接从侧面横趟过黄草下山了。

本来想等着I和C走下来到这个湖边然后大家一起往回走,后来觉得他们肯定还是比我们快,我们还是先走吧。之后R一直掺着我沿着山涧往下走。路上休息了很多次,我们也没有水了,R还喝了山涧里的雪水。我们走的特别慢,大太阳R变的有些焦虑,又担心我的膝盖,但是完全没有发火,后来他也找到了些乐子,每次我要休息的时候,他就去山涧泡个凉水脚,后来倒也不易乐乎。路上有人看到我一瘸一拐的,还送了我个登山杖,我们问怎么还她呢,她说山下见。Helvellyn虽然说大不大,可说小也不小,我们当然没有再见到她,后来把登山杖留在了游客服务中心。

之后下山的路上,我和R看到有个BAR,就跑去喝了点水和可乐,继续一瘸一拐地走。R的鞋子太厚重了,他很不舒服,我穿了两双袜子,给他一双,虽然缓和了点,但是还是不舒服,以至于走过那个BAR后,R直接把鞋子脱了,光着脚走,可是路上很多小石子,他痛苦的很。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嘻嘻哈哈地走回停车场了。

I和C在停车场找我们,我们休息了一会儿,就去游客服务中心还登山杖了。I和C有点安静,我觉得可能是累了不想说话吧,也没多想。大家一起去pub点了些吃的喝的,在pub外的树下面休息了起来。然后I说他和C发生矛盾了,他可能要提前回去,可能需要R开车把他送到附近的车站去。我和R很尴尬,当然I和C更尴尬。其实在西方文化里,是没有劝和这个东西的。可以帮朋友分析,但是他/她要自己做决定。C是我们的朋友,I是他的男朋友,因为不住在一个城市,我们之前之见过一次,并不熟,没法客观做分析,也不可能当着I的面做分析。不过因为大家都特别累,所以有些矛盾可能在正常情况下不会出现,是可以解决的。我们就还是问了下到底发生什么了。因为I没有带水,他们在喝完了C带的水之后就陷入了焦虑,I整个人极端焦虑,吼了C几句脏话。C并没有做错什么却被骂了,气愤不过,要分手。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早上I没带水,他们也没有在游客服务中心买水的时候,我大概就想到会产生矛盾,但是没有想过会这么严重。我和R还是开始了分析并且讲给他们两个听:首先这个矛盾是可以解决的,但是如果I直接坐火车走了,那就没有解决的机会了。其实,矛盾的产生是在人极端缺水极端焦虑的情况下,属于特殊情况,不代表那个人在一般情况下也是如此。

然后他们两个决定好好聊一下,我和R绕着游客服务中心转了三五圈,他们还在聊,后来实在太晚了,就去打断他们先一起回民宿。回去路上他们告诉我们他们和好了,聊清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然后我们又去Keswick的超市买了很多食材,打算做烧烤,I还买了棉花糖,他和R打算烤棉花糖吃。

在超市的时候我们发现R的手机丢了,在车上到处找了找,没找到,就算了。后来我查了下消费记录,确认了R在下山时的那个BAR里用过他的apple pay,所以肯定是丢在那个BAR和游客中心这段距离上了。鉴于我都收到陌生人的登山杖了,这里民风肯定淳朴,游客素质又高,应该可以找到,所以我们打算先烧烤,第二天再回Helvellyn找。

晚上大家其乐融融,一起准备了食材,酸奶鸡肉,香肠,我还在大家的怀疑中串了西兰花,事实证明烤西兰花非常好吃。C还用锡箔纸包了鸡肉放在篝火旁边烤,很像是叫花鸡,很赞。我们其实没有烧烤架,拿了烤箱的烤架,放到篝火上,搬了几块大石头垫好烤的。今天我们也没有买木材,在院子周围捡的。

再说那个烤棉花糖,这非常需要技术,烤一层吃一层,再接着烤,没烤熟的话一股怪味,烤过了又一股焦味。这好像是美国和英国的童子军露营时常玩儿的项目,R在电影里多次看到非常想试试,我烤了一个发现太费劲,不值当,就放弃了。

烧烤完后,升起了满月,我和R开始拍照,院子里有株桃花正在盛开,刚好可以当前景。R说一定要拍张好照片,才对得起Lei先生对他的指导。我看了一会儿觉得太冷了就回屋了,I拿出了他的相机,和R一起折腾了半夜才回屋。

2019.04.21

早上我和R逛了下民宿的院子,里面很多指示牌说这里有鸡舍兔舍,还有怎么抓鸡蛋,可惜没有鸡了,也没有兔子了。各处布置的景色倒是不错。

吃过早饭后我们一起回了Helvellyn,在BAR里没有找到手机,在游客中心的pub里也没有找到,我们回到昨天坐的那个桌子那里,发现R的手机还在凳子下,被鸟粪给糊住了。

我们找手机的时候,I和C去查询租船的信息,然后大家就去租船了。我们签租船合同的时候,需要一个人的签字,工作人员问:你们谁负责呢?R说:我刚丢了手机,我肯定不是那个有责任感的人。哈哈哈。然后我签了字,大家就划船走了。我和R还是一贯地吵吵,到底谁船头,谁船尾,怎么船头到处漂,不按方向来呢,后来大家换了下位置,体验下对方的工作,发现没自己想的容易,就不吵吵了。

下午离开Helvellyn,我们打算去windermille。大家在山路上开的都特别快,山路上有很多落石,R不小心压过石头,车胎就瘪了,还好前面就是个PUB还带停车场,我们就把车停那里了。后来我们打电话给保险公司THE AA,发现我们的保险只有七天,早过期了。不管怎样,保险都是不包括这种情况的,所以又注册了AA的修车服务,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候,修车人员就来了,但他没有我们车型号的车胎,就打电话到附近的修车铺询问,因为节假日早就关门了,好不容易联系到一个,换车胎70英镑,节假日非工作时间的额外服务费70英镑。AA派来的那个大爷在卸轮胎的时候,我还试了试他的千斤顶,巨大,比我们车里的那个大多了。在修车铺上轮胎的时候,他还让我试了试上螺丝。后来他走的时候对我们说我们是他一天里遇到的最好的顾客了。他修了一天的轮胎,基本上都是这种压过石头造成的,I还开玩笑说石头是不是他放的。大部分游客车坏了后,又等了很久才等到服务车,又要付超时服务费,自己的旅游计划又完全打乱了,都特别生气。我们两个倒是看的很开,很少为了这些吵架。所以大爷才特别喜欢我们的。后来R问:为什么那个大爷那么喜欢你,还让你试试那个千斤顶呢?我怎么没有这个待遇?我说:因为我很可爱啊。I和C都笑了,R说:C也可爱啊,怎么没让她试?我说:首先我是可爱的亚洲人,其次是我自己过去拖那个千斤顶的,C没有主动要求啊。然后大家都笑了,原来我是知道自己的亚洲人优势的。

关于车险的事情,当时吓我一跳,我居然没有买车险?这太奇怪了,不像我的风格。后来发现,那个7天的AA车险是车行买的,是为了方便顾客直接把车开走。我后来买了我们自己的保险,是另一个牌子的。

然后我们又回到我们的行程上来,去windermille。这个湖边很多人在烧烤,湖边都是树林,沿着湖边走在林荫小路上,别有一翻风味。我们后来在某个书桩下休息,湖边的有些树或者倒了或者树枝折断了,旁边一对情侣,女的想要爬上横断的书,男的也不帮她,只拍照,折腾了半个小时候也没有爬上树去。R和I都想教教人家怎么爬树,就自己爬上了我们旁边的树,上去后又不敢站着,因为树皮脱落了,只有树干,太滑了。

回去路上看到了很多野韭菜,我们摘了很多韭菜,还偷了几根木头,觉得特别合适烧篝火用。后来发现木头太潮了,燃起来都是烟。晚上他们三个先去洗澡,我把饺子面和好,饺子皮擀好,R教他们两个包饺子,还用剩余的面烙了两张饼。谁能想到,在湖区,还能吃上自己包的韭菜鸡蛋饺子呢。

晚上大家还是有点高兴,就打算去附近的Castlerigg stone circle 拍照,就是个小的巨石阵。我们想象的是那里应该是漆黑一片的,但是到了之后发现拍照的人很多,时不时有人打着手电来,大家相互干扰,还有情侣在石圈中间露营的。这里离周边的公路也很近,是不是有车开着大灯,把这里照的一片通亮。再者我们的timer和I的相机不匹配,没法用他的相机 ,就随便用我们的相机拍了几张就回去了。

2019.04.22

早上我们退房后,又去了这个小巨石阵,才看清这里在白天的样子。

回伦敦的路上去了Ambleside,我们找了半天这个bridge house,找到后才发现我们原来早就路过了啊。这个bridge house旁边的小河边有个bar,看上去非常美好,我们就去排队等候了。可是这个队不是特别明显,里面坐着的人又没有要走的意思。每次看到有人站起来,我们就冲过去,人家赶紧说:我还不走,我还不走,我就是去再点个东西。后来好不容易有了位子,我们看着外面像我们刚才一样排队紧盯着位子的人,觉得很好笑。

再后来我们绕去了溶洞,非常漂亮,山上很多半开采的石头,已经切成石板了,有些游客甚至搬了几块到自己车里。我们在想我们的房子需不需要这个呢,也不知道,那就等需要的时候再回来搬石头吧。

之后回去的路上还跑去一个公园野餐了一下,吃光了大半这几天买的东西。最后我们送他们回剑桥,分了剩下的土鸡蛋,就回家了。

之后的几周,我一直问R他知不知道I和C怎么样了。他一直没有问,不过后来C告诉他,她和I还是分手了。

我其实一直都有预感,他们不会在一起很久了。他们两个都是很好的人,也很合适,只是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对。I有一些无意识,比方说第一天我生篝火,R和C准备晚饭,I却在看书; 早上做三明治C出去问了I好多次他要什么样的三明治,他也只是点餐没有进来帮忙; 他也没有意识徒步应该带水…… 这些不是说I是个很懒的人,他只是无意识而已。我和R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出去野餐,我准备了两人份的三明治和水,他只带了一根香蕉,吃完三明治他就开始吃他的香蕉,完全没问我要不要。我当时就表达了自己的不满,R才认识到应该也要给我带水果的。同理的,有些事情I意识不到,没有关系,C告诉他就好了,我相信I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但是C不说,只一味迁就,I甚至意识不到她对一些事情不满。男人这类物种,有时候需要很直白沟通才可以。

C人非常友好,比较顾虑别人的感受,一般会隐藏自己的感受。I对很多东西无意识。这就很矛盾,平时没事情还好,如果一旦发生事情就容易爆发。那天他们深聊的时候如果聊通了这些倒还好,所以回来之后我总是隐隐担心,最终他们还是分手了。

旅游果然还是检验一段感情最好的方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