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2021年初

本来想写在2020年末的,不知怎的,虽然这个lockdown下的假期每天家里蹲,居然没有找出时间来写点什么。我已经很久没有写东西了,其实晚上宝宝睡觉后可以挤出时间来的,只是一旦我开始工作或者写东西,脑袋就倍儿清醒,然后就完全睡不着了,所以只能放弃干正经事儿,在静音下看看youtube的视频入睡。

为什么静音呢?因为宝宝的婴儿床还在我们的房里,打开声音怕吵到她,耳机常常不知道放哪里了,所以就静音下看看视频。看无声视频其实就跟戒酒一样,慢慢就习惯了,然后反而觉得无声还挺好,至少万一youtube给我推荐个恐怖片,没有音效只有视频的话,不至于吓死我。

鉴于生娃后我的脑袋不好使了,记不清事情,所以以下就想起来什么就写些什么,很可能是倒序,不要跟我求证哪件事在前哪件事在后,我是真记不起来了。

######

今天早上,youtube给我推荐一个音乐节目,陈小春和GAI的各种合唱,偶尔还有王源。为什么会给我推荐这个呢?因为我之前看了个什么热门新闻,GAI的老婆生孩子了,GAI特别会处理老婆和老妈的关系,好像是个什么亲子节目,我看了一眼,所以知道GAI这个人,因为有了这个历史观看记录,所以youtube就推荐了GAI的其他节目。我在之前的公司做过一段时间的用户推荐,所以大概了解这个套路,如果你被推荐了什么东西,一定是你曾经看过或者收藏过类似的东西,如果不想总被推荐这些东西,就disable 那些网站或者app保存或使用你的cache,定期清理你的购买记录,浏览记录,搜索记录等等。

又扯远了,到现在也没弄清楚那个陈小春和GAI的合唱节目是什么。我是突然看到王源了,想起来那三小只应该都已经成年了,他们干嘛呢?就去搜了一下,然后搜到一个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仅仅是在youtube看了个预告片,就给我哭了个稀里哗啦的,R看着我,一副习以为常又不可思议的表情:你是又在看什么医院有关的东西?我说对。然后我们探讨了一下中美欧的医疗保险制度。然后我就突然就对一个问题有了答案,那就是‘中国现在发展这么快,你为什么就不回国工作呢?哪怕回国工作十来年,把钱挣够了,你再回去?’ 但从职业发展,更纯粹点,拿钱来说,我一个data scientist, R一个前MRI扫描线圈设计者,现审计师,怎 么都是回国来钱快。所以有时候看到有些视频网站里海外和国内观众的对立观点,或者有亲戚朋友问我的时候,再或者猎头找我回国工作的时候,我多少都会思考一下我为什么不愿意回国呢。今天看这个预告片,再加上这一年来的家庭添加新成员带来的变化,我觉得我在英国最大的感受是后顾无忧,我不必担心一个病人拖垮一家人这种情况的发生,我甚至不用拼命攒钱来应对一些未知的情况。现在的我们,有工作,有房贷,有个小存款来应对突发情况,每个月给宝宝存教育基金,每个月还有多余的钱的话就继续折腾一下家里,毕竟新房子可改造的地方很多,还有多余的钱就overpay the mortgage,就是多还房贷,希望早点搬完这座大山。此外我们还有人身意外保险,确保万一我和R中的某个不幸挂了,有保险可以帮忙还房贷,剩下的那个人不至于因为房贷牺牲娃的生活品质,然后我们还有NHS和私人的医疗保险,其实NH S基本就覆盖了所有的医疗范围,而且医生的处方药除了处方费外没有其他费用,只是看病周期太长,约个专科要等半年,所以我们又买了私人的医疗保险,基本上一个小时内就可以约到医生。总得来说,目前生活稳定幸福,这种安全感是国内的生活工作给不了我的。其实我就是把自己的职业吹嘘的再高大上,也不过是个码农,在国内也是要996的。国内双职工的家庭陪伴子女的时间肯定没有我们现在多,现在的我每天在家工作,早九点到晚五点,其余时间都在宝宝身上,R他们加班多一点,但是也会在下午五点理直气壮地跟同事说我要去幼儿园接宝宝了,不要在这个时间找我,而我五点直接下线,同事们就知道不该打扰我了。当然作为一个优秀的员工,我肯定不会对公司的事情不管不顾的,宝宝八九点睡着后,我刷下公司的slack,看看有没有紧急的事情,有的话才会打开电脑处理一下,要不然就等第二天早上上班了再说,一点没有压力,因为这里的规则是:家庭永远大于工作,而且老板同事都尊重这个规则。

当然这种健全的社会保障和人文关怀不是只有英国才有的,我曾居住的比利时和R的老家意大利做的都不错,应该说整个欧洲做的都很好。美国的话需要有收入,有固定工作,公司给买保险,才能生活的相对无忧。中国现在已经改进很多了,但是现有的医疗制度还是保障不了我一个中产家庭的安全感。

鉴于我目前的生活已经足够稳定幸福了,实在没有必要为了几年的快钞牺牲了现在的幸福,所以就不考虑回国了。

######

前段时间youtube还推给了我一个人,李雪琴,我隔一段时间就搜一下除了脱口秀大会外,她还有没有新的演讲。虽然她后来好多商业合作,脱口秀也多是为了商业写的,看得有点腻了,但是前两天看到一个新的,李雪琴在《人物》关于《时间》的脱口秀,又有点感动。爆红后,李雪琴虽有急速变现的嫌疑,但是始终对自己有正确认知,脚一直都在地面上,踏实。

李雪琴的脱口秀我看了几遍,大概明白自己为什么喜欢她了,我很喜欢她的那种丧,我很喜欢她那种不被标签所累的态度,也绝不按别人定义的所谓的‘北大人’的活法来活。优秀的人未必会颓废,但是是希望拥有颓废的权利的,李雪琴之前,甚至很少有人来要求这个权利,只是和颓废挂钩就已经可耻了,又怎么能开口要求颓废呢,所以优秀的人为了一直维持优秀的样子,压力巨大。李雪琴之后,优秀的人至少可以喊一下:我就是想这么颓这么废,就是不想对世界有贡献,就是想养猪摆摊做网红,怎么了?

当然这是个悖论,李雪琴做网红成功了,有了流量,在流量界还属于有文化的清流,加上追星成功,成了锦鲤,然后脱口秀又爆红了,所以大家喜欢这种现在的成功人士曾经的颓废和当前成功人士口中的颓废,所以大家喜欢的是李雪琴,不是那个北大毕业还在卖猪肉,而且还没有成功的人。

一个人在面对外界各种声音时始终忠于自己的想法是很困难的,东方文化下每个人都特别mind other’s business, 特别喜欢给别人意见,对特异性的包容度比较低,所以我很钦佩她,尽管她的道路并不平坦,但是至少在这种氛围下她已经走过来了。我是在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以后才开始将特立独行发扬广大的,因为资本主义社会更加赞赏个体的独立性,所以更容易做自己。

######

新年愿望。R家近几年开始和亲戚朋友在新年第一天写下新的一年的愿望,封存在一个瓶子里,然后第二年再拆开看看哪些都实现了。我在19年许的愿望大概是生孩子,搬入新房子,换工作,加薪,都实现了。20年许的愿望除了平安生下孩子外其他一个也没有实现,比方说升职,因为生了孩子,请了四个月产假,然后三个月半职工作,所以升职无望,因为疫情,家里的好多规划(前院的栅栏,和式花园的云树)都没有实现,仅仅是把车库改成衣帽间了,南意大利的旅行更是没有影儿,所以都顺延到21年了。

不过好的事情是,在covid 这个pandemic 下,虽然公司辞掉了一半的员工,但是我属于其中另外一半珍稀品种,工作没有受影响,只在五月份全体员工减薪一个月,后面公司业绩很好,六月份马上就恢复了,然后这个月还会把当时减掉的薪水发回来,还有bonus,不过要在四月份公司下一轮融资后才能发,另外还有了更多的share option,大概应该是持股额,这个东西很虚无,只有公司持续发展良好被大公司收购的时候才能兑现,期盼那一天。

这年因为产假和半职工作的原因,薪水大打折扣,着实懊恼了几天,新的一年要好好工作,好好学 习,该定个学习计划了,近一两年基本没有充过电,就忙着survive了,现在survive的挺好,那就要把学习技能捡起来,IT这个行业,常学才能常青,估计对我这个脑子也有好处,说不定学的多了,记忆力就能变好了。

######

今年最大的收获是萌娃一枚。生娃前对娃有期待,但是没想到会有那么多的惊喜。现在每天吃饭虽然有些挑战,宝宝一定要自己拿着吃,我们见缝插针地给塞嘴里几口,然后吃完一片狼籍,但是看娃吃得那么香,就觉得好高兴。除了每次吃饭糊一脸以外,现在还会嘴动榨汁,真是真心地佩服。

关于喝不喝果汁这个事儿,我们是这么想的:首先糖精或者水果粉兑出来的果汁我和R也不喝,是更不会给宝宝。其次有时候我们喝鲜榨果汁,但是并不会给宝宝喝。其实如果你试过真的用橙子榨出来一杯果汁,大概就知道为什么。五六个大橙子才能炸出来一杯果汁,糖分太多了,我们觉得不适合给宝宝喝,还是直接给宝宝啃一个橙子比较合适。所以不是橙子的问题,而是量的问题。当然每个家庭有不同的选择,相信你一定是选择了最好给宝宝。李雪琴怎么说的来着:你有你的选择,而我选王建国。

有了宝宝后,我和R吵架频繁了,之前怀孕的时候也吵过,多是我荷尔蒙异常造成的,生了宝宝后还吵,主要是两个都非常有想法的人在带宝宝的一些问题上想法不一致,都想要主导权,另外半职工作的那三个月,每周都有一天我们两个都上班还得带宝宝,特别累,而后的几次吵架也基本上都是发生在特别累的情况下。甚至曾经有几次我脑袋里盘算了下离婚的具体操作,怎么争夺宝宝的抚养权,还有我自己的经济能力是不是足以单独带宝宝,当然我盘算半天,然后第二天可能R只是喊一个darling,或者给我一个拥抱,又瞬间将我感化了,我又得啵嘚啵地伺候大小两位爷。鉴于喜怒还是这么无常,大概还是我的荷尔蒙作祟吧。当然我也有进步,一是绝不把离婚挂嘴上,二是一定给自己一个冷静期,三是自己错了要表现地像孙子要道歉,四是如果我没有那么累,而R特别累而瞎嚷嚷的时候不要理他,不争一时长短。如此,就太平了。R虽然嘴上一直说自己多么完美,没有错,但是好好跟他说,他还是会听的。前段时间忘了为什么我们吵起来了,我出口伤人,他生气地带着宝宝去超市了,回来后我跟他道歉了,还做了好吃的给他,他也原谅我了。后来他说,他除了去超市,还去取我定的玩具了,他先去了Sutton 的Morrison’s,后来想起来我上次是在Croyden 的Sainsbury’s定的,又去了那里,到了之后人家说是在Sutton的Sainsbury’s,因为宝宝饿了,他就直接回来了。我当时瞬间泪崩了,以我的人品,肯定不会在气头上的时候还要去替对方取东西,我不搞破坏就不错了。所以我承认,我人品不如他,而且不打算改进,因为一段关系里总是坏人占便宜,所以我打算在我和R的关系里继续做那个相对比较坏的人。

宝宝现在会爬,会扶走,但是还不会独立走,爬起来也很独特。她的大运动神经大概是继承她爸了,不怎么发达,不过怎样都好,她按照适合她的速度来就好了,我们不着急,不催。

我们家晚上吃完饭后,R带宝宝洗澡,然后到她屋里玩儿一会儿,我收拾厨房,洗澡,上楼找她们,每次宝宝隔着走廊看到主卧里换衣服的我,都会马不停蹄地爬过来,每次看到那么小一个那么快爬跑的样子,特别感动,有一个人总是不顾一切地奔向你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生宝宝时没用上epidural,然后大概是太疼了,生宝宝的过程我都不记得了。R当时也在产房,他知道所有过程,跟人说了无数次,我大概也了解了。之后好多事情都记不清,要看到照片才会大概想起来,其实我觉得我如果特别努力想一下前后文,可以联系起来很多事情,只是太费精力,懒得想,所以脑子越来越不好使。

新的一年立个flag吧,还是要把家庭日常琐事记录下来,哪怕一周写一次也好。

如此结束吧,愿新的一年所有人心如所愿,平安健康。

作者: 兴哲

传说中的女博士,还是学计算机的女博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