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旅行 2019-02-15—2019-02-17

这个游记拖得太久了,我打算今天一次把它写完。 14号晚上到的Yazd,导游说是定了一处典型的波斯住宅式的酒店,还在一个城堡里。开车到的时候,导游指着那个城堡给我们看,这么大应该不错啊。到了门口,有阶梯往下走,到了一个中庭,周围有几张炕,中间有个水池,是典型的波斯四合院加水池的住宅是没错,但是怎么感觉像是青旅呢。拿到我们的房间钥匙后,发现居然是十几年前国内流行的那种锁,那种钥匙,进屋后又发现没有衣柜,桌子,就一个迷你冰箱,两张床,倒是带独立的卫生间。我们两个看了面面相觑,就去找老板,要换间房。然后我们就把所有的房间都参观了一下,才发现老板和导游给我们留的其实是最好的房间。酒店里其他的房间多是四五六人间或者上下高低铺,另外的两间标间也比我们的房间差很多。所以我们又回了原来那间。虽然外面看着古堡很大,但是只有这个四合院才是酒店,其他是别人家的房子。 两个感慨:1 导游订酒店的原则应该是酒店里也有便宜的铺位他可以租,这样离我们近点方便照顾我们,设拉子的酒店是五星酒店是因为导游家在设拉子,他可以住家里,伊斯法罕的酒店是五星的是因为我同事推荐后我让导游改成的那个酒店。2 导游本着就近照顾我们的原则是没错的,只是我们两个工作很多年后,矫情起来了。想想以前大学的时候也拔过山,涉过水,露过营,大通铺都住过。现在不知道是心态变了还是物质条件变了,受不了苦了。后来我们快离开时导游非常不舍,说下次来带我们去未开发的沙漠里露营,只带帐篷和睡袋,我们两个只嘻嘻嘻不说话,导游经过也几天也发现我们的矫情了,赶紧改口:下次来全部都是五星级酒店安排。哈哈哈 2019-02-15 酒店的早餐还凑合,我们又煮了咖啡,做了奶昔,吃了个肚圆。虽然我们早已把伊朗归类为第三世界了,虽然有些酒店和餐馆的卫生看着不咋地,我们还去路边当地人的快餐店吃过包着辣椒土豆的三明治。但是我们一路下来没有发生肠胃炎,K好像刚开始有点,我是完全没有 (我回国不管吃什么每次都会肠胃炎),所以伊朗的卫生标准其实还是很让人放心的。 今天主要是看看Yazd老城。Yazd的老城的特色就是很多wind catcher, 就是通风口。通风口的朝向是根据风向来设计的,主要是用来调节室内温度。另外还有很多水窖,用来储水。但是因为在卡尚已经看过这个通风口和特别大的冰窖了,尽管Yazd有更多的通风口,但是说实话跟我们在卡尚的浴室上方看过去的风景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不同。加上Yazd旅游化特别严重,应该是伊朗旅游化最严重的城市,老城区几乎所有的房子要么是旅馆,要么是餐馆,礼品店,咖啡店,工艺品店,我们两个觉得没有卡尚好玩儿。 在老城区瞎逛的时候,去了一个工艺品店。店里的大爷上来就烧了一把什么东西来给我们消灾祛病。这两天在水烟馆里追星已经把我熏的咳嗽起来了,大爷上来这一把烟差点让我把肺咳出来。店里有很多瓷砖,还有大爷烧的那个东西编成的工艺品,还有土耳其的那个恶魔之眼,还有很多碗什么的。我确实是想买块瓷砖给R的妈妈做礼物,也想自己买个瓷盘子,但是可能是因为这个店里的物件都是在室外放着,被风沙阳光摧残了不轻,感觉质量不太好,摸上去特别糙,我们就啥也没买就走了。 路上看到了个这个木架子,很多人在准备着晚上的什么仪式。之后去了一个什么景点,我都不记得这个景点是做什么的了,只记得里面很多工艺品店,K买了个包,我给R的妈妈买了个餐垫,又买块瓷砖,这里的瓷砖看着精致多了,还有半成品展示是怎么构图上色的。导游从底下打开了其中一个通风口的盖子,让我们往上看,然后一层沙土铺面而来,其他什么也没看到。其实现在这个通风口就是个景点,已经完全不用了。我们还进到一个水窖的底部,里面有个咖啡馆,导游还是让我们往上看,水窖四个中间的端顶像是大象的耳朵。然后我们就走了。一堆工艺品店+看不见东西的通风口+四个耳朵的水窖顶,这个到底是个什么景点?为什么要收门票呢?打字的时候我模模糊糊好像有了些印象,导游问过我们这个地方是适合做学堂呢还是适合做监狱呢。大概是个学堂或者监狱的景点吧。 之后我们去了琐罗亚斯德教的教堂,琐罗亚斯德教在中国被成为拜火教。拜火教是古波斯帝国的国教,比伊斯兰教还要古老。我们把这个历史缕一缕,在伊朗的大地上,公元前三百多年古波斯帝国被希腊的马其顿帝国的亚历山大大帝所灭。波斯帝国是当时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亚历山大大帝接管波斯帝国的地盘后,马其顿帝国的疆域直接扩展到印度边上。亚历山大大帝没有就此收手,他要寻找‘世界的尽头’ (这不是开玩笑哦),接着继续打印度,但是打了太多年仗,士兵们都想家了,厌战情绪严重,所以亚历山大就带着士兵们从印度撤了。回来后没多久亚历山大就挂了,然后马其顿帝国陷入王位继承的内部战争中,很快就分崩离析了。在这个继承人战争中,亚历山大的一个将领在伊朗地区建立了塞琉古帝国,但是塞琉古帝国没有存在很多年,就被古罗马帝国所灭了。之后在伊朗大地上又崛起了一个安息帝国,存在了四五百年,后来就是波斯第二帝国:萨珊帝国,也是以拜火教为国教。萨珊帝国的存在时期是公元200多年到600多年,当时中国处于魏晋南北朝,隋朝和唐朝的开端。拜火教在那个时期也曾传入中国,尤其是敦煌一带。之后萨珊帝国被阿拉伯帝国所灭,伊斯兰文化才开始进入并主导伊朗。此后,拜火教被伊斯兰教所排斥,一部分信仰拜火教的波斯人移居到印度,在印度被成为帕西人。帕西英文是Parsi,其实就是波斯(Persia)的意思。Queen乐队的主唱Freddie Mercury的父母就是来自印度的帕西人。现在拜火教的信徒在伊朗属于小众,大部分伊朗人信仰伊斯兰教。 金庸的小说《倚天屠龙记》里的明教并不是拜火教,而是摩尼教。摩尼教起源于拜火教,但是融合了佛教和基督教的教义,比方说佛教的轮回思想和基督教的耶稣崇拜。因为这些融合,摩尼教被拜火教和基督教都视为异端邪教,遭受双重打压迫害,以致后来逐渐消亡。 拜火教最主要的教义就是善恶二元论,人死后要进入审判之桥,根据生前所为决定是进入天堂还是地狱。拜火教也有末日审判说,是不是跟基督教很像?其实这个说法是拜火教先提出来的,在塞琉古帝国的时候,丝绸之路连通了伊朗和欧亚大陆。因为丝绸之路的存在,拜火教往西部欧洲大陆传播影响了犹太教,犹太教又影响了后来的基督教。 琐罗亚斯德教的创始人叫琐罗亚斯德,出生于贵族家庭。据说年轻时就离家隐居,之后某天突然声称得了神喻,开始宣传拜火教。在拜火教之前伊朗人民信仰的是多神教,多神教的祭司们当然不喜欢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异端邪说啊,就迫害他。然后这个琐罗亚斯德在他已经四十多岁的时候,被古波斯帝国的宰相相中了,非要把自己女儿嫁给他,又把他引荐给了国王,拜火教这才在伊朗地区传播开来。 既然琐罗亚斯德教被称为拜火教,那自然是跟火有关系的。阿胡拉是拜火教的善神,当然这个教还有个恶神,要不怎么叫善恶二元论呢。善神和恶神天天打架。为了打赢这场架,善神阿胡拉就创造了火,火被称为拜火教的正义之眼,是绝对至善,所以教徒崇拜火。每个拜火教的教堂里有个不息的明火,还有个看火人,他负责添煤加炭,保证火不灭。换煤前有一系列地洁身净面仪式,换煤时他必须带口罩,防止自己的呼吸污染了火。…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