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旅行2019-02-10 — 2019-02-11

2019-02-10 旅行第二天,我们今天是要开车去伊斯法罕的。早上睡到自然醒,又自己做了咖啡,奶昔,出门时已经十点多了。由此奠定了我们Lazy的旅行风格。 K从国内过去伊朗,我在国内买了些东西让她帮我带来,我从英国飞去伊朗,帮K带了在英国买的东西,昨天晚上交换行李,才发现我真是优秀啊,都买了些什么啊,鸳鸯火锅的锅得有六七公斤吧,还买了很多调料,可以直接买菜做火锅了,衣服,书,给R的颈椎按摩仪等等,K居然没骂我个狗血淋头也是好脾气了。想当年我和R回国办结婚证,回来时行李‘超了’50公斤,一样一样的,我可是真能买呢,淘宝可真是万能呢。 从这堆行李中,我们收拾出旅行三大法宝吧:折叠烧水壶,moka咖啡机,和奶昔搅拌机。 折叠烧水壶我很早就想买了,出门虽然酒店有烧水壶,但是不太干净。再者两年前我哥和我嫂子过来,大夏天40度的天气,我开着车在维罗纳满大街找热水的经历真是给了我很深的印象,那时我就想买个折叠烧水壶,只要国内有人来,我就随身带着,保证24小时有热水喝。 moka的虹吸咖啡机,还是电动的,每天早上喝两杯,再带两杯灌保温杯里,保证全天都有正宗的意式浓缩咖啡喝。每个意大利家庭都有个年代久远的moka咖啡机,越老越有味道。这个电动的是R妈妈买来给R带去美国用的。我们之前去日本的时候R每天到处找咖啡,却从来没有找到过正宗的浓缩咖啡,我就想着以后出门一定要带上这个moka的机子了。 奶昔的搅拌机,K也是很优秀,我给她介绍了这个,她一下买了三个让我从英国拖去伊朗。一根香蕉,几个草莓,再加满牛奶,搅拌十秒钟,奶昔就做好了,非常方便,食谱随便换,不加奶加冰,或者加蔬菜水果,都可以。酒店早餐不好的时候,我们就做奶昔喝。话说前晚去买牛奶时,我居然找到了瓜子,正常的人吃的瓜子,不是欧洲人民喂鸟的瓜子,可惜伊朗天气太干了,一斤不到的瓜子吃了一路都没吃完。 昨天我们在路上看到了一个破败的城墙,就跟导游说要去看看。那里其实不是景点,只是我们觉得很有味道就想过去看看。城墙里面原来是个城堡,不过现在只剩下了破败的墙了,里面除了一个冰窖就什么都没有了,甚至还被开发成了自留地种着点什么。城墙是个完整的环形,很大,如果天气更好一点,随手拍出来都是大片啊。里面也没什么人,只有几个阿富汗的难民小孩在玩儿。城墙基本上完全没有维护过,导游一直跟着我们很紧,怕我们有什么危险。在墙上瞎逛时,看到下面有个士兵在偷着抽烟,我们还以为附近应该有个军事据点什么,据导游说伊朗虽然实行强制兵义但是大部分没有正儿八经地训练,就是就巡个逻,看个门什么的。我们围着冰窖逛了一圈后,发现那个抽烟的士兵居然被警察给抓住了,我们是很想看个热闹的,但是又觉得不大合适,就走了。 然后正式开车去伊斯法罕,路上我试了一下导游的车,总结如下 1 封闭太差了,坐在后座上的话,车座和车背的缝隙处不停地有风冒进来。 2 档位不清,一二三档基本上算是一个档,四五档算另一个,导游说他平时只用四档,都不换的 3 离合的咬合点位置不清,正常的车松离合到高一点的地方才是咬合点,有时候高点有时候低点,但是没有这样稍微一松直接咬合上了的,整的我熄了两次火才把车开动。 4 没有ABS系统,刹车不灵,刹车距离过长。 5 车身很不稳定,我不知道这是哪里的问题,但是稍微动下方向盘,车身摆动特别严重。 还有水箱里居然没有水,前窗玻璃特别脏,根本看不到路,路上导游指挥我下高速去个休息站,我拒绝了,因为我根本看不到下去的匝道在哪儿。后来到了一个高速收费口,我才把车停到一边,拿矿泉水灌了水箱。导游居然惊奇我知道怎么开引擎的盖子,还知道那个管子是水管,还拍照给他朋友看这个神奇的中国女人在给水箱加水。还有上坡时我觉得吃力换低位档,导游也赶紧惊奇一番。伊朗女人开车到底是个什么水准?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我开着车倒是觉得这个体验很神奇,据K说当时导游紧张坏了。因为我们不止是抢了司机的座位,还抢了副驾驶,把导游赶到后座去了。他一直给自己朋友打电话说现在自己像个游客了。不过到了伊斯法罕我就把车还给导游了,我还真没有能力在市区开车,太混乱了。…

Continue Reading →

伊朗旅行2019-02-08 — 2019-02-09

2019-02-08, 周五 下午五点的航班,我早上才开始收拾行李,今天是工作日,虽然是在家吧,但我还得工作。非常有效率看了M写的营销的模拟数据,再把它转化我的营销评估函数的输入,利用模拟数据来评估营销的有效性,然后发给M,说了句‘我得走了,要不又赶不上飞机了’,然后拎着箱子就出门了。 先飞去伊斯坦布尔,然后再转机去德黑兰。去伊斯坦布尔的航班上,临座有些奇葩,大概是不常坐飞机又非常想表现地好像自己是个常旅客,就不停地大声吵吵,总喊空乘,还一直对着自己说话,一路上就从来没停过,餐盘丢在自己脚下又碰了几脚,东西撒了一地,飞机起飞降落和在用餐时间都应该把椅背调直, 每次都需要空乘来提醒他,他还表示反对,然后空乘要反复解释是安全规定,他又吵吵一顿,基本上每次需要他调椅背,系好安全带,他都得来这么一遭,还一定要强调他会说英语。好在他去别的目的地,没有跟着上去德黑兰的飞机。 飞机在德黑兰降落前,大家才开始把头巾戴上。我把自己裹的跟个老母鸡似的,头巾还一直掉。下机后先去拿着电子签证的许可换电子签证,买保险,很顺利,基本上是十五分钟就搞定了。机场工作人员甚至说汉语,只是这个汉语很不咋地,他需要再用英语重复一遍,我才能猜出来他刚才说的汉语什么意思。也有人没有拿到签证许可现场填表申请签证的,手续稍微有些麻烦,要久一点,倒是没有看到谁被拒签了。拿到的电子签证是另附的一张纸,没有贴在护照上,后来发现K直接申请的纸质签证也是另附的纸张,可能是应对美国的签证政策吧。 2019-02-09, 周六 德黑兰机场有两个Terminal,办完签证从B口出来,没找到行李,后来工作人员提醒我要去A口拿。我在A口外面晃悠了五分钟,居然不知道怎么进去,后来又是工作人员说从出口进去,我也是醉了。拿完行李导游S已经等在外面了,我们先把行李放进他车里,又回机场兑钱和吃早餐。放行李时看着他的车还挺新的,觉得同事M担心的完全是多余,伊朗的车也没有那么差嘛。后来吃完早饭,兑好钱,见到K,一起到车里,真的坐下后,才发现这个车里面看着就没有那么美好了。外表看起来像是两年车龄的新车,坐到里面觉得这得有六七年了吧,后来我试开过一次,觉得这车龄得再加十年,该报废了。 伊朗的汇率很不稳定,我们在机场兑钱时大概1英镑14900伊朗Rial,只兑了二十英镑,因为机场兑换处没有现金了。 我们行程里没计划游玩德黑兰,本来打算要是有时间在最后一天回德黑兰登机时顺便逛一下,后来觉得德黑兰真的不值得逛,虽然有个什么王宫,但是先看过了其他城市的风景后再看那个王宫觉得没什么意思,应该直接把机票定到伊斯法罕或者设拉子。 我们从机场直接开上了去卡尚的高速,伊朗人民的开车真的很不守规矩啊,高速上超车应该先加速,在自己的车道上超过旁边车道上的车一段距离后再并过来的,但是当地的车都是直接并,完全不留安全距离。天擦黑时也不开车灯,要等到八九点天完全黑了才开车灯。高速上没有路灯,突然有辆没开灯的黑咕隆咚的移动物体从自己的车旁边闪过,真的很吓人。 德黑兰到卡尚的路上,基本上什么也没有, 也不是沙漠,就是黄土,黄砂石,完全没有景色可言,我坐在车里,心情复杂的很,我到底来了个什么地方旅游?我为什么来这里?自我怀疑地很严重。 到卡尚时已经快中午了,但是还不到酒店checkin的时间,我们先把行李拿去酒店,在酒店喝了杯茶。酒店是个公寓式的酒店,外面看条件不咋地,我们喝茶时前台的工作人员来擦大厅里茶几的桌面,一擦一层沙土。所以推测酒店房间的卫生情况不容乐观。 当然我是以欧洲标准来看待当地的酒店情况的,这个标准太严格了。实际上就当地水准来说,这已经算是很好的酒店了,后来在伊斯法罕和设拉子住过他们的五星级酒店后,觉得不是在卡尚的这家酒店特别的不好,而是整体水准不行,尤其是当地人民好像完全没有卫生间干湿分离的概念,一般酒店完全不分离,伊斯法罕的那个五星级酒店只用了个帘子把沐浴头和马桶分开了,但是还是和洗漱台连着,洗完澡整个卫生间除了马桶有点干,其他地方全湿了,这个脚垫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莫非我应该把它放在马桶上?设拉子的五星级酒店是新建的,已经算是最高标准了,卫生间布局也正常了,看得出来干湿分离,还有个浴缸,淋浴也在浴缸里,但是只有特别窄的一块遮板,一开淋浴,水全部撒到浴缸外面了,我把脚垫,大小毛巾都丢地上,都没能吸干地上的水。 来伊朗前,我并没有对这个国家做过什么设想或者定位,但是潜意识里应该是归类在了发达国家。德黑兰机场到卡尚的路上我有点失落,我思考自己失落的原因,很可能是想着这个国家既然这么喜欢和美国对着干,潜意识里会觉得应该跟美国一样发达吧,至少不是特别差吧,做行程规划时搜了很多景点的照片,恬静的小城,质朴的人们,古朴的建筑,所以我原来以为我应该就跟到个欧洲的其他国家差不多,高楼林立,街道宽敞干净,偶尔又有城市保持了它的原生态。可是见到时,很失望,这些古老建筑区只占城市的很小一部分,而且都被各种旅游商品店占据着,外围的现代建筑区完全无美感可言,大量的霓虹灯,混乱的交通,总之时不时都要刷新下我的印象。 当然我没有把这里当成吃喝玩乐的享乐之旅,我们来是想了解这个国家,这里的人们,扩展自己对世界多样性的认识,因此在纠正了自己的印象偏差后,我们便作为观察者接受了这里的一切。不论这里呈现给我们的是什么,我们只是在观察而已,八天后我们就会离开回归自己的生活。 今天其实是伊朗的一个节日,是一个关于先知穆罕穆德最小的女儿法蒂玛的节日。卡尚各个清真寺都组织了自己的教徒在不同的时段地段游行。所以一整天都会看到有队伍扛着旗子在道路边走过,气氛祥和,就像是一起出来散个步。因为第一天就看惯了他们这么随和的游行,后来伊朗伊斯兰革命纪念日时,我们才胆敢去街道上近距离观察。 在酒店喝完茶后,我们先去了Fin…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