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一年,终于回家了

撒丁岛的家 午饭,炸鱼 晚上去餐厅吃饭 餐厅外面有人唱歌 意大利的这个晚饭时间啊,都十点了才吃到饭 R妈妈临摹的梵高的油画,快完成了 准备出海游泳 傍晚的海滩 试图倒立的我 沙滩足球,看着奔跑的西蒙,仿佛看到一颗冉冉升起的足球之星。R看到照片后不停说: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这么胖,一定是你照相的技术不好 下了阵雨,海滩上的人立马全跑了,可惜他们没看到这么美好的彩虹 我现在随时可以漂起来了,可能是因为海水浮力大的缘故。 今天还去浮潜了,看到石头夹缝里鱼,迪卡侬的那个面具的设计真的很有才啊,即使下到水底也不会被海水呛到,只是换气没有平时用的泳镜那么顺畅 浮潜的我,R照相真是烂透了。明天再去一趟,我先拍一张给他做样品再让他拍 晚上烧烤,意大利的午饭晚饭都是大鱼大肉,R先生又不爱吃沙拉,不胖才怪 吃完晚饭十点多了,一时脑残又跳回海里游了泳,海水很暖和,比白天温度还高。不过当然对R先生来说还是太冷,他坚决不下水。 五岁的船长,真的是他在开船哦。我发现纯金黄色头发的宝宝眉毛也是金黄色的。Ale妈妈小时候也是纯金色的头发,可惜长到十四五岁就逐渐变成棕黄色了。 打鱼回来,就忙着浮潜跳水了,就钓了三条鱼,真是不务正业啊 撒丁岛的海水,太清澈了,可以直接看到海底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