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三八妇女节-2022

前段时间同事发信息给我,说公司打算做妇女节的一些推广活动,大概就是列出公司所有女性的大头贴,再有就是邀请每个女同事写一句关于‘what does it mean to be a woman in technology’ (作为女性在科技行业工作意味着什么)。这个问题对我来说非常别扭,我直接拒绝参与这个活动。我回同事:请恕我直言,我没觉得我作为女性在科技行业有什么特别的,我从没有觉得女性的身份可以赋予我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的权力。这个问题的提出说明了男女还不够平等,希望有一天我可以被问:what does it mean to be in technology (在科技行业工作意味着什么)。

同事当然没有什么恶意,各种解释找补,又给我发了一个科技行业杰出女性奖的网页,说是参考上面的观点。我看了网页内容,还是不敢苟同。上面的女性谈的都是女人在事业和家庭之间的艰难平衡之类的。我同意女性在有了孩子之后,会被家庭生活占据掉很多时间,可能会影响工作,但是这是所有在职场打拼的女性都会遇到的,在科技行业工作的女性并没有受到更多影响。相反,因为可以远程工作,科技行业内的女性反而更容易平衡家庭和工作的冲突,毕竟每天可以省两个小时的交通时间。我几个在医院工作的邻居好友,每天需要去医院,有时候还需要值夜班,她们才更难。

本来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我也可以冠冕堂皇地回答一些“希望可以鼓励到年轻的女性相信自己的智力能力,加入到科技行业来,希望可以为男女平等尽一份力”。但是这不是我内心所想,我不能为难自己为了公司的宣传推广就发表自己不同意的观点。所以尽管R和R妈一再blablabla,尽管我辗转反侧,最后还是拒绝回答这个问题‘what does it mean to be a woman in technology’ (作为女性在科技行业工作意味着什么)。

当然我同事也很聪明,他后来换了策略,直接问我what does it mean to be in technology (在科技行业工作意味着什么)。我也就高高兴兴地回答了:it means staying smart and sharp……

请忽视我的XL的脸,生产前拍的证件照

我前段时间思考有娃后对女性事业的影响,很是悲观。我是希望积极参与到孩子的生活学习里的,参与就意味着时间,对于家庭生活的时间投入会越来越多,那事业上就不可能是一幅斗士的模样了。我的事业已经处于瓶颈期了,虽然估摸不准多久以后,除非我肯花大把的时间磨练一些其他技能走向管理层,否则以后就是下坡路了。R的事业处于上升期,而且升的很快。我们家庭收入肯定会逐渐从女多男少,到男多女少过渡。而我的收入是我的独立的保证,在经济上依赖别人会给我巨大的不安全感。谁知道我在家庭关系中处于劣势时,R会不会出现什么幺蛾子,比方说出个轨什么的。当然这纯属我的臆想,我也直白地告诉过R,他直接轻飘地走了,说不理会我的胡思乱想。

我之所以很悲观,是因为发现我现在休产假,在家带娃,就有点家庭主妇的样子,大概可以作为以后男主外女主内的生活的一种模拟。但是这种日子不太好过。举两个例子。

一,某天R在客厅工作,我在给Alex换尿布。Alex又爆屎了,我让R给我拿了个尿布垫。换完尿布,我又开始喂奶,发现Alex的指甲太长了,就想剪一下。指甲剪通常放在门后面的书柜上,我当时的位置刚好被门挡住视线,看不到书柜上有什么,而R坐在沙发另一头可以看到书柜。我就喊R看一下,如果有的话就拿给我,没有的话就算了,我晚上再剪。没等我话说完,就被R吼了一顿:没看到我在工作吗?老是让我拿这拿那的,我还怎么工作!

我什么话没有说,平静地抱着娃飘走了。R赶忙道歉了,说他特别忙。我还是什么话没有说。我当时还在思考这种男主外女主内的生活模式,没什么定论,再者我还在摸索不那么斤斤计较带给家庭的和谐,还有我忙着奶娃,我已经决定不会在娃面前大吼失态,所以我平静地飘走了。

二,某天我做了中餐,好不容易在给二宝喂奶和安抚大宝的间隙里把饭做好了,喊R大爷下来吃饭,他吃了一口凉菜,就吼我:你到底放了多少盐!我二话没说,直接要把菜倒掉,他拦下来了。后来我尝了那个凉菜,只是没有拌匀而已。

这两件事发生之后我跟R聊:我只是在休产假,我收入还是比你高很多,就是因为你父母在这里帮忙我有点闲,我已经要被吼被骂了吗?由此可以想象如果我某天真的会成为家庭主妇,没收入或者收入锐减,你会不自觉地对我颐指气使,而我那时该怎样自处呢?更悲哀的是,我明知道我们的家庭关系正在走向那个方向,但是因为我强烈希望参与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不想把他们完全交给你父母来带,所以我对我们的家庭走向而带来的你的颐指气使无能为力。

R各种找补,说自己只是很忙而已。可是你只会越来越忙啊,现在还会道歉,以后是不是打着忙着旗号合理化自己的行为。我也有自己的事业啊,是不是我也可以每晚加班,保持高收入,打着忙着旗号吼你呢?

R说你现在也会吼我啊。

我一想也对啊。

R还说什么支持我追求自己的事业,不希望我老了之后有遗憾。我说我肯定有遗憾,但是我不后悔啊。是我主动选择的路,没有人强迫我,我也不需要R或者孩子们对我有感激或者愧疚之情,我在家庭生活里也是收获了幸福的。

说起R,我时不时会产生一种我无所不能,R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的感觉。但是我的脑袋里也会有另外一个声音告诉我:就你能!看把你能的!真的一个人带两个娃单打独斗你试试!我当然不用试也知道那是hard模式。可能是因为新冠疫情,加上产假,一直在家里窝着,就产生了一种窝里横的盲目自信。有一天我和R出门,街上好多人,自从疫情以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我瞬间有点心慌,看一眼身边的R,又觉得踏实下来了。那种感觉就像是打游戏,拿到一个新的地图,看着周围新的地形和场景,本来觉得心虚的很,转身看到旁边有个队友,还是个已经配合多年十分默契的队友,瞬间踏实了,觉得可以肩并肩背靠背开疆扩土了。所以R还是很重要的。

还有一次,Gioia发烧,烧到了四十多度,好几天了,刚开始吃扑热息痛立马可以降温,后来扑热息痛也不管用了,吃后两个小时了温度都降不下来,R打了111,等着接线的时候我们商量再过一个小时还不降温给布洛芬,如果还是不降温再打111吧,尽量不要过度占用医疗资源了。等待的时候,我盘算了一下温度真降不下来怎么办,我一个人的话带着一个随时要喂奶的二宝,身上再挂着一个发着烧的大宝去看医院急诊,简直要命了,根本不可能,我的无所不能的过度膨胀就被现实给浇熄了。

以前我常常瞎琢磨,以后经济独立后我要辞职,回学校学医,要当一个拿手术刀的医生,然后去援助东南亚和非洲。后来这个想法在一次妈妈们关于整容的话题中被掐没了。虽然有点跑题,但是实在好笑,就写出来吧。有个邻居妈妈是整容所的护士,另外一个邻居妈妈想做缩胸手术,大家就在瞎聊,护士妈妈说着她们所里不同医生的价格不一样,一般报价是5000镑,一只胸,有个医生报价是8000镑,但是保证做完手术后两个胸部对称一样大,不会一只胸飞到胳肢窝里去。想做手术的妈妈也是个护士,不过是其他科的护士,她问这个医生年龄多大,说是55岁后的医生就拿不动手术刀了,精准度会下降很多。聊到这里,我的脑袋里就满是“完蛋了,我做不了医生了,等我们经济自由,我去医学院上完学再经历完住院医师那些培训后,我大概都50岁了,也拿不动手术刀了”。

后来R跟我说让我去上护校培训一下护理技能,对于我拯救世界一角的梦想也是很有用处的。以上都是衍生废话,其实我要说什么呢,R常常抱怨我这些梦想和计划里,都是我自己一个人,不带上他,他就常常自己把自己安排进去,跟着我一起做梦。

生完Alex后,每天喂奶时我都拿个手机看,看什么呢,多是些DIY手工制做的视频,tiny house超小的房子, campervan房车之类的,最近我又开始看游艇了,打算退休后要先和R开个房车去环游个世界,后面大部分时间就在船上生活吧,一个驾驶舱就够了,厨房在驾驶舱后面,要可以封闭起来,两三个卧室舱,一两个浴室,浴室要干湿分离,不需要船员舱,我和R考个证自己开船。总之,非常明确自己想要哪种船型。

我的梦想船型:https://youtu.be/IM0kh7fKxVM

R看着我发给他的视频,笑嘻嘻的,我以为他又要嘲笑我善变而且飘忽不定的梦想了,结果他说:你的退休计划里终于有我的位置了!

好吧,看来R确实越来越重要了。

最后祝广大妇女朋友们节日快乐。今天看某宝,弹出来一个女王节优惠,不是女生节吗,女神节吗?生娃后,我非常可以接受自己是个中年妇女了,非常可以接受“妇女节”了。

作者: 兴哲

传说中的女博士,还是学计算机的女博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