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危机篇-新冠肺炎

早在三月初英国讨论herd immunity的时候,我和R就在聊疫情结束后可能出现的经济下滑了。当时只是聊,没有具体想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变化。再者说三年前我们决定来伦敦定居,R换个新职业,我从学术界转向工业界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考虑过经济的不稳定因素了。这两年脱欧闹的很凶,我们又评估了下自己的风险了:无论是从职业来说还是从学历来说,我们都属于低风险人群。因为这两年的生活工作一直处于变化之中,所以更能接受和适应一些新的变化吧。

后来新闻上开始说政府要对一些小生意提供贷款帮助其度过这段封城的日子;之后政府又出台了job retention scheme (工作保留计划),政府给因为疫情不能工作的员工发工资,一个月最多2500镑;接着银行宣布可以申请延缓交房贷;后来又看到好多人在政府网站请愿要求延缓缴纳市政税。这些新闻一个接着一个的来,加上人们消费的意愿越来越低,一些大的零售商直接宣布进入关门的行政程序了,其他行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全复工,这些新闻给人带来了很多负面的情绪,从最开始的觉得经济要下滑,后来觉得经济危机,再后来觉得不会是要经济大萧条了吧?

当然这些都是新闻隔着电视电脑屏幕给人的感受,并没有和我们产生多大的实际联系。带给我冲击更大的,还是我们公司的一些情况。我2月份休产假的时候,公司找了个合同工M来接替我的工作。因为之前我忙着各种产检没有参与面试M,所以不太清楚公司给M是怎么说的,是只工作三个月呢还是看表现有可能留下来呢?后来由于白细胞增多的原因,我到医院监测胎心后直接sweep催产了,sweep的催产效果没有很强,很多人要两三天后甚至多次sweep才能发动。第一次sweep后第二天我赶紧去公司跟M做了下交接(此处声明,没人逼我,无论是公司老板还是R,都希望我在家里待着等生产发动,我在咨询了医生我可以去上班后才去的。我也不是什么工作狂,只是都没见过M,工作完全不交接我就开始休产假我实在是没法接受)。我当时一股脑儿把我三个月内甚至一年内的工作安排全部给他说了,因为我的工作其实大部分时候是我自己安排,所以公司的算法 模型 系统有什么问题,都在我的小本本上记着,哪个优先解决也都是我来决定的,有时候客户那边提出了要求,我可能会改动我的工作计划,但是我的工作基本上都是自己安排的,老板也不是特别清楚我的小本本上的内容。我记得我当时交接完,M特别有干劲,记下来我的所有工作安排,还增加了很多他想做的东西。回家后我和R聊天,R还说我很傻很天真,我毫无保留地把工作安排都告诉M,把几个模型的程序都逐行跟他过了一遍,万一他在我产假的时候做完了我一年要做的工作,那我岂不是产假结束就要失业了?我当时心里一紧,不过后来想想我这么努力的人一年要做的事情M怎么都不可能三个月内做完的,如果M特别厉害,大不了后面他也留公司甚至做我的上级嘛,或者我被辞了那我就多休三个月产假后再找工作呗,反正本来也在纠结舍不得这么早送宝宝去托儿所。当时是想好了这种最坏的打算,想通了就不纠结了,就安心带娃去了。

后来三月中旬,公司的一个实习生在slack上跟大家告别,说自己要专心做毕业设计了,所以要离开公司。他的理由合情合理,我当时没在意。当时大家都在群里祝他顺利毕业,他也一一回复了。可是他回复M的居然是:祝你找工作顺利。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紧接着M也在群里说再见了。我赶紧问CTO为什么M也要走了?CTO说:因为疫情的关系,后面的经济困难是可预见的,所以公司决定先辞掉实习生和合同工,再者说M这段时间的表现不是很令人满意……我说可以理解,我会一直盯着slack的,有问题我会帮忙的,虽然我可能不能及时回复消息,但是我总能找到时间看看的。过了几天,CEO召开公司会议,通报最新的一些情况,我也在线上参与了。虽然CEO轻轻地带过了,我还是发现销售组的S也被辞退了,估计过程不是很愉快,S都没有跟大家说再见。当时我还是在试图寻找合理解释:S的业绩确实不太好,基本上都是在维护公司的老客户,之前的一个潜在新客户也没拿下来,在这种特殊时期,辞退了也情有可原吧。

又过了两周,CPO突然说要和我聊聊,约了第二天聊。在这等待的一天里,我特别纠结,因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要辞人?难道要辞了我了?以前M在的时候辞了我还有情可原,现在辞了我的话,那公司就没有data scientist了,一个基于数据的服务型公司没了算法工程师那还了得?如果不辞我,那辞谁好呢?我把公司的员工都盘算了一下,觉得似乎谁都不能少。虽然我想不通这些,但是我和R之前就想过最坏可能而且做好了准备,所以就不纠结了。第二天中午和CPO聊,发现果真被我猜中了,是要辞人,但不是辞我。我们是一个创业公司,现有阶段的盈利不足以支撑公司运转,很大程度还是依赖于我们的投资方。而投资方是能源产业,疫情下股价暴跌,明确告诉我们投资要减半,公司的主要支出是人员开支,所以公司决定辞掉40%的员工。所幸我属于那60%的要留下来的。CPO并没有跟我具体说要辞了谁,只说一个小时后留下来的员工会开个会,两个小时后再通知被辞掉的员工。开会时我扫了一眼员工名单,发现公司真是精简到一个都不能少的地步了,我休产假前公司25人,现在包括CEO就剩15个了,这15个人,少了谁公司都运转不了了。因为是视频会议,一眼扫过去很难直接看出辞了谁了。我是看了名单后发现不对劲,CTO哪儿去了?难道把CTO辞了?后来公司的邮件确认了CTO确实被辞了。

CEO和CPO创业之初,CTO刚有了第二个宝宝,他决定休几个月产假陪太太和宝宝。当时CEO和CPO觉得CTO非他莫属,等了他几个月后才来上任。这都成公司的佳话了。再单说CTO,不虚浮,会和我们一起写代码,不是那种高高在上只会管大方向的人。CTO衣品很好,在一群穿着邋遢的程序猿中尤其地帅。我来公司三个多月告诉他我怀孕了后面得休产假,他也只是恭喜我,让我之后好好休假,不用担心公司的事情,还给我介绍了NCT,推荐了训练宝宝睡眠的书籍,还介绍了好多育儿知识。我真的是很喜欢这个老板,没想到他也被辞了,所以之前和CPO聊天的时候,她心情才会那么低落,还有哭过的痕迹吧。

虽然CTO特别能干,可以替换backend engineer的工作,但是一个CTO的工资是至少两个backend engineer 的总和,所以明显留下两个backend engineer才是对的。可是因为太喜欢CTO了,这几天我翻来覆去地想这个事情,情绪很低落。

会议之后,我在想要不我也换个工作吧。刚好有猎头联系我,工作很有趣,还可以全职在家工作。想了几天,还是把猎头回绝了。我刚进这个公司就怀孕,休产假,本来是没有产假补贴的,公司也都给我了;因为工作不足6个月,年终的奖金本来没有我的份儿,公司也给了;平时的工作又很自由,因为各种产检随时在家工作都可以。所以我实在是做不出现在离开公司的事情。其次,在这里已证明我是不可或缺的。新公司的话总要三个月的实习期probation,实习期内公司随时可以解约,现在的状况来看风险太大,我们公司的辞人就是从实习生和合同工开始的。

希望疫情早点过去,生产早点恢复,经济下滑也好,危机也罢,都早点缓过来吧。

刚看到新闻,政府鼓励因为疫情不能工作的人们帮助英国的农业收割季,好吧,我要是失业了就去摘草莓吧,至少管吃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