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娃一年记

2021年2月14日,十天前,情人节,我和R把宝宝的高低床安好了,当晚就把宝宝留在她屋里睡了。此后一周,每晚醒五六次,从最开始需要过去哄,要抱抱,还要喂奶,到后来只要R过去,宝宝看到R就又安心躺倒继续睡,到最近四天每晚直接睡到早上五六点,中间只有一天晚上一点醒了,R过去稍微拍了一下她就继续睡了。

现在R算是彻底解放了,反正他睡的晚,睡前去看看宝宝,掖个被角,早上五六点我过去喂奶,再陪着在黑暗里翻来覆去地玩儿一会儿。如果再次入睡时不到六点,我就回我们卧室,如果已经六点半了,我就陪着宝宝睡一会儿,过一个小时喊她起床去幼儿园。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大运动太多宝宝特别累,还是早上喂完奶后玩的累,七点半通常都是我们喊醒她,要起床梳洗去幼儿园。以前都是她喊醒我们啊。

宝宝一岁时分房搬到她的房间去,是我和R的共识。但是我们以前并不认为这是一件需要一岁生日当天必须即刻执行的事情,即使等到她一岁半的时候也可以接受。

宝宝四个月时我和R都开始半职工作,持续了三个月。我周一三五上班,R周二四五上班,晚上轮流带宝宝。每个周五都是一场战斗,我和R跑着换班开会,遇到会议重叠的时候,只好带着宝宝坐在电脑前,保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跟同事们打招呼:Hi,今天我有一个小助手… 还好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老板同事都理解。

2020年9月份,宝宝快七个月的时候,开始上幼儿园,我们也恢复全职工作。晚上依然是轮流带宝宝。当然虽然说是轮流,宝宝常常有必需我来哄的时候,虽然如此,宝宝一晚上醒几次,R轮值的时候他负责大部分的哄睡,只在哄不下的时候来客房找我,我至少可以睡大半晚上,我已经很满意了。

后来宝宝长牙,晚上常常醒了哭,又哄不下,要吃奶安抚,要抱抱,有时候还得颠着走。这段时间其实比之前两三个月colic胀气时还熬人,毕竟那时我还在产假,只有育儿一项工作,第二天总可以偷空补个觉。长牙时我们已经全职工作了,每个难熬的夜晚过后,第二天都得顶着黑眼圈准时在九点坐到电脑前。有一次,晚上我们没仔细检查意大利千层饼的材料,给宝宝吃了带鸡蛋的饼皮,宝宝出现过敏反应,我们打了999, 救护车来了带我和宝宝去医院做检查,宝宝那时还不会走,被救护车拉去医院,也不可能带婴儿推车,也没有带背带。等着看医生的几个小时里一直抱着宝宝,回家后胳膊都要折了。第二天实在是起不来,八点半给老板发了个消息,如实陈述了这个鸡蛋事件,如实地告诉她我真的起不来,需要请一天假。老板直接准了,没有任何为难。

2021年1月份开始,是R的忙季。而我们公司是一个创业公司,公司发展很好,1月份业务量剧增,给我们后台的工程师们带来了很大压力,我也忙得不可开交,本来列了学习计划想给自己充下电,结果正常工作都做不完。每天五点半接宝宝回家,做饭吃饭,收拾厨房,哄宝宝睡觉,折腾一圈下来通常就九点半十点了,然后打开电脑继续工作到凌晨一两点。R更惨,每天工作到凌晨两三点,没有了每天宝宝睡前的family time,最多只是吃饭时逗一下宝宝,还有饭后给宝宝洗澡。那段时间宝宝开始自主入睡了,晚上喂完奶,在床上各种翻滚,有时候会翻滚一个多小时,时不时再吧咂几口奶,再继续翻滚,在翻滚中睡去。我从刚开始觉得难熬,想喊R帮忙,到最后顺其自然,陪着玩儿,时不时从即将坠落的床边,一脚踏上的床头柜上把她捞回来。

那段时间实在是太累了,晚上宝宝醒了,我完全没有耐心哄睡,直接上胸喂奶,到后来都不想给她抱回她的床,通常她吃上奶,我就又睡着了,完全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吃完的。这样养成的习惯就很难戒,后来R没有那么忙了,想晚上替我几晚,发现完全带不了宝宝,宝宝只找我。R埋怨了几句,被我吼了一顿:我不是故意惯她这样的,你的忙季不是只有你在忙,是带的整个家庭跟着忙,你平时分担的家务育儿都落在我头上了,而且我还要全职工作,晚上一样要加班的。

就这样到二月份,宝宝的床从国内海运过来后,我们就决定要分房了,第一晚只是试试,发现宝宝可以自己睡,只是新环境不熟悉,需要时不时确认一下我们还在,我们就不时过去看看,到现在第二周完全适应了她的房间。加上最近宝宝开始走路了,当然以前也走,只是两三步意思一下,最近开始单独走路五米以上,还开始跑了。运动量加大,吃得就特别多,吃饭的时候小手拿着饭菜不停地往嘴里送,都顾不得她的日常叽叽喳喳地‘讲话’了。吃得好,运动量又大,睡得自然就好了。

我是在发朋友圈说了分房的事情后才发现原来国内是要和父母一张床睡到两三岁的。我在英国的朋友多是很早就分房了,有刚出生就分房睡的,不过大部分是0-6个月分床,6个月到1岁之间分房,也有cosleep一直和宝宝一张床睡的妈妈,以华裔妈妈居多。

我其实不是任何育儿观念的坚定支持者,唯一信奉的大概就是:因地制宜,因人施教。当初我也不是母乳喂养的坚定支持者,我追奶也只是因为觉得自己没有尽全力不想放弃,当时如果追不成我也就安心给宝宝喝配方奶了。现在我也没有觉得西方妈妈们的育儿一定就很优越,一定要很早分房睡。我的原则是,如果自己可以接受每晚醒几次喂母乳,那就继续,如果这影响到自己身体健康和精神状态了,那就喂配方奶,和宝宝分房睡,或者找睡眠培训师。

宝宝房间里有一个视频监控器,一个音频监控器,足够我们知道宝宝屋里的一切动静了。我看了一下这几晚的视频,发现宝宝有时候还是会醒,翻个身,晃晃头,就又睡着了。早上五六点宝宝醒了,也是先自己拿着她的小熊玩儿一会儿,才坐起来喊我们。昨天早上我迷迷糊糊地醒了,打开手机看监控,正好看到宝宝掉下床去了。赶紧喊了R过去看,发现宝宝没事儿,都没有哭。

我们买的高低床,低层的床本来就不高,我们又在周围垫了一圈沙发的垫子,足够厚了。她的床沿还围了半圈的护栏,防止她睡觉的时候掉下来。没有全部围上是因为她清醒的时候会扒着护栏往外蹿,与其从护栏上面的高处坠落,不如不完全围上,让她从低处坠落。而事实也证明了我们是对的,宝宝掉下来完全没有问题。我们是跟邻居的妈妈学来的经验,已经经过几个娃检验过了。

最近给宝宝做了个床帘,防止她从床尾书柜上把所有玩具都拖到她的床上去,只留了一个小窗给监控摄像头和夜灯。这是人生第三次用缝纫机,还不错。第一次也是前几周,给宝宝做了个被罩和枕套,我妈给宝宝做了个小被子,可是没有合适的被罩,我就把家里不用的床单拿来做了个简易版的,如图,地上黄色的那个。宝宝的枕头不是正常尺寸,就顺手做了个枕套。第二次用缝纫机给邻居宝宝做了个枕套。第三次就做了这个床帘,彩虹做了两遍,我原来计划把彩虹三条坐一起再缝到帘上,做好后发现因为有弧度扯的皱巴巴的,后来又裁了三块布,一条条地缝。

刚好我做完这个床帘,邻居有妈妈在群里借缝纫机,原来她家窗帘太长了,她想裁短缝起来。借走缝纫机一天后,她说她失败了,问我能不能有偿让我给她把窗帘改了。我说我不会改窗帘,人生只用过三次缝纫机。这都是事实。

我不觉得改窗帘又多难,看个youtube的视频应该就学会了,但是我并不打算帮她。我跟R聊这件事,R坚持让我去帮她,说我从此就成为这个小区最受欢迎的妈妈了。我只是呵呵呵了一下。

作为一个‘‘人间清醒’’的妈妈,为什么我不帮忙呢?首先,我无意成为小区最受欢迎的妈妈,有几个要好的妈妈一起育儿溜娃就够了,我不需要人人都喜欢我。其次,窗帘长是个普遍问题,小区的很多妈妈有这个需求,但是周围没有好的裁缝,我帮了这个妈妈,那下一个呢?我都没有帮关系好的Heli改,怎么可能帮这个只见过两次面的Julie改呢?当然可以收费,可是这又能带来多少收入呢?有这点时间,我不如多陪宝宝,或者多学习自己的专业知识更好吧。再次,就算我帮她们,我最受欢迎,但是很明显大部分人不会去买个缝纫机的,然后就是大家来我家改窗帘,她们喝着咖啡吃着糕点,我在缝纫机前给她们干活?这样的受欢迎不要也罢。所以结论就是,只有自家宝宝才是我碰缝纫机的唯一动力。

我和R时不时反省一下我们的育儿工作做的怎么样。总体表现不错。最大的不足就是宝宝面前吵过几次架,吼了对方。以前宝宝小对吵架没有意识,现在宝宝可以观察我们的表情,知道发生什么了。而我们一直在控制,一直在调节,现在基本上没在她面前吵过了。另外吵架基本上都发生在刚出生时我荷尔蒙失调和后来我们工作太忙太累的时候,现在宝宝搬到她屋里后,我们都可以睡个好觉了,吵架机会就更少了。

前几天我和R聊我们的感情,觉得我们应该是比看起来更好。因为我们并不避讳在外人面前表现自己不高兴的情绪,也不避讳谈起我们吵架的事情,我们也不喜欢在外面秀恩爱,所以看起来关系好像没那么好似的。但是因为不避讳,所以外人看到的也就是全部了,没什么其他外人不知道的矛盾。

有宝宝后我们也在调节,现在的感情是比有宝宝前更好了。当然这不是个直线上升的过程,宝宝刚出生的时候也很down,大概到底了。作为新手父母,很多状态不知道怎么应对,加上我的荷尔蒙失调,过去的一年里,大概有几次,我真的琢磨了一下婚该怎么离,律师,财产分配,抚养权,还有我的居留卡的问题。当然作为一个成熟且清醒的人,我知道我可能只是受荷尔蒙的影响,或者只是太累了,要冷静一段时间确定不是外观因素后再行动。然后通常第二天R道个歉,或者我们聊一下,我就从气爆了的状态转成感动到哭不停了。所以大概还是荷尔蒙。我和R并不避讳讨论这个问题,他现在也知道荷尔蒙是一个我无法控制的事情了。即使现在,我有时候还是会受荷尔蒙影响,像是昨天,我觉得我有点焦虑,R给我泡了茶,我们看了会儿BBC的planet的纪录片,也就好了。

另外一件我控制的很好的事情,就是不鸡宝宝。我自己是9个月的时候开始走路的,所以宝宝9个月的时候我试了一下看她会不会走。她只是喜欢扶着栏杆走,并不会独立走,而且也不具备独立走路的能力,因为很明显她的平衡还不好。然后我就又佛系了。1月份的时候,幼儿园老师说宝宝开始在走路了,但是我们在家的时候,她并不喜欢走,我们也没有催。等她生日过了之后,我也没那么忙了,开始对这件事上心了。那时她的平衡感很好了,可以自己从坐立到站立了,只是不肯迈步。我觉得可以帮助她一下了,每天尽量四点半下班,把宝宝接回来多练习下,当然也是随她的意愿。现在宝宝已经可以走的很好了。
作为一个喜欢自鸡的人,能控制住自己不鸡宝宝对我来说是个值得骄傲的事情,尤其是朋友圈好多妈妈在晒宝宝走路的视频,我都淡定地滑过了。最近开始辅助宝宝,也是觉得她准备好了。在她准备好了的时候我还不帮助,那就跟鸡不鸡没关系,是父母责任没尽到。

昨晚和R聊,想着还有十七年宝宝就要去上大学了,好像还很远,可是为什么今天她开始走路,开始跑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生出了一种别离的情绪呢?

且行且珍惜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