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旅行2019-02-08 — 2019-02-09

2019-02-08, 周五

下午五点的航班,我早上才开始收拾行李,今天是工作日,虽然是在家吧,但我还得工作。非常有效率看了M写的营销的模拟数据,再把它转化我的营销评估函数的输入,利用模拟数据来评估营销的有效性,然后发给M,说了句‘我得走了,要不又赶不上飞机了’,然后拎着箱子就出门了。

先飞去伊斯坦布尔,然后再转机去德黑兰。去伊斯坦布尔的航班上,临座有些奇葩,大概是不常坐飞机又非常想表现地好像自己是个常旅客,就不停地大声吵吵,总喊空乘,还一直对着自己说话,一路上就从来没停过,餐盘丢在自己脚下又碰了几脚,东西撒了一地,飞机起飞降落和在用餐时间都应该把椅背调直, 每次都需要空乘来提醒他,他还表示反对,然后空乘要反复解释是安全规定,他又吵吵一顿,基本上每次需要他调椅背,系好安全带,他都得来这么一遭,还一定要强调他会说英语。好在他去别的目的地,没有跟着上去德黑兰的飞机。

飞机在德黑兰降落前,大家才开始把头巾戴上。我把自己裹的跟个老母鸡似的,头巾还一直掉。下机后先去拿着电子签证的许可换电子签证,买保险,很顺利,基本上是十五分钟就搞定了。机场工作人员甚至说汉语,只是这个汉语很不咋地,他需要再用英语重复一遍,我才能猜出来他刚才说的汉语什么意思。也有人没有拿到签证许可现场填表申请签证的,手续稍微有些麻烦,要久一点,倒是没有看到谁被拒签了。拿到的电子签证是另附的一张纸,没有贴在护照上,后来发现K直接申请的纸质签证也是另附的纸张,可能是应对美国的签证政策吧。

2019-02-09, 周六

德黑兰机场有两个Terminal,办完签证从B口出来,没找到行李,后来工作人员提醒我要去A口拿。我在A口外面晃悠了五分钟,居然不知道怎么进去,后来又是工作人员说从出口进去,我也是醉了。拿完行李导游S已经等在外面了,我们先把行李放进他车里,又回机场兑钱和吃早餐。放行李时看着他的车还挺新的,觉得同事M担心的完全是多余,伊朗的车也没有那么差嘛。后来吃完早饭,兑好钱,见到K,一起到车里,真的坐下后,才发现这个车里面看着就没有那么美好了。外表看起来像是两年车龄的新车,坐到里面觉得这得有六七年了吧,后来我试开过一次,觉得这车龄得再加十年,该报废了。

伊朗的汇率很不稳定,我们在机场兑钱时大概1英镑14900伊朗Rial,只兑了二十英镑,因为机场兑换处没有现金了。

我们行程里没计划游玩德黑兰,本来打算要是有时间在最后一天回德黑兰登机时顺便逛一下,后来觉得德黑兰真的不值得逛,虽然有个什么王宫,但是先看过了其他城市的风景后再看那个王宫觉得没什么意思,应该直接把机票定到伊斯法罕或者设拉子。

我们从机场直接开上了去卡尚的高速,伊朗人民的开车真的很不守规矩啊,高速上超车应该先加速,在自己的车道上超过旁边车道上的车一段距离后再并过来的,但是当地的车都是直接并,完全不留安全距离。天擦黑时也不开车灯,要等到八九点天完全黑了才开车灯。高速上没有路灯,突然有辆没开灯的黑咕隆咚的移动物体从自己的车旁边闪过,真的很吓人。

德黑兰到卡尚的路上,基本上什么也没有, 也不是沙漠,就是黄土,黄砂石,完全没有景色可言,我坐在车里,心情复杂的很,我到底来了个什么地方旅游?我为什么来这里?自我怀疑地很严重。

到卡尚时已经快中午了,但是还不到酒店checkin的时间,我们先把行李拿去酒店,在酒店喝了杯茶。酒店是个公寓式的酒店,外面看条件不咋地,我们喝茶时前台的工作人员来擦大厅里茶几的桌面,一擦一层沙土。所以推测酒店房间的卫生情况不容乐观。

当然我是以欧洲标准来看待当地的酒店情况的,这个标准太严格了。实际上就当地水准来说,这已经算是很好的酒店了,后来在伊斯法罕和设拉子住过他们的五星级酒店后,觉得不是在卡尚的这家酒店特别的不好,而是整体水准不行,尤其是当地人民好像完全没有卫生间干湿分离的概念,一般酒店完全不分离,伊斯法罕的那个五星级酒店只用了个帘子把沐浴头和马桶分开了,但是还是和洗漱台连着,洗完澡整个卫生间除了马桶有点干,其他地方全湿了,这个脚垫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莫非我应该把它放在马桶上?设拉子的五星级酒店是新建的,已经算是最高标准了,卫生间布局也正常了,看得出来干湿分离,还有个浴缸,淋浴也在浴缸里,但是只有特别窄的一块遮板,一开淋浴,水全部撒到浴缸外面了,我把脚垫,大小毛巾都丢地上,都没能吸干地上的水。

来伊朗前,我并没有对这个国家做过什么设想或者定位,但是潜意识里应该是归类在了发达国家。德黑兰机场到卡尚的路上我有点失落,我思考自己失落的原因,很可能是想着这个国家既然这么喜欢和美国对着干,潜意识里会觉得应该跟美国一样发达吧,至少不是特别差吧,做行程规划时搜了很多景点的照片,恬静的小城,质朴的人们,古朴的建筑,所以我原来以为我应该就跟到个欧洲的其他国家差不多,高楼林立,街道宽敞干净,偶尔又有城市保持了它的原生态。可是见到时,很失望,这些古老建筑区只占城市的很小一部分,而且都被各种旅游商品店占据着,外围的现代建筑区完全无美感可言,大量的霓虹灯,混乱的交通,总之时不时都要刷新下我的印象。

当然我没有把这里当成吃喝玩乐的享乐之旅,我们来是想了解这个国家,这里的人们,扩展自己对世界多样性的认识,因此在纠正了自己的印象偏差后,我们便作为观察者接受了这里的一切。不论这里呈现给我们的是什么,我们只是在观察而已,八天后我们就会离开回归自己的生活。

今天其实是伊朗的一个节日,是一个关于先知穆罕穆德最小的女儿法蒂玛的节日。卡尚各个清真寺都组织了自己的教徒在不同的时段地段游行。所以一整天都会看到有队伍扛着旗子在道路边走过,气氛祥和,就像是一起出来散个步。因为第一天就看惯了他们这么随和的游行,后来伊朗伊斯兰革命纪念日时,我们才胆敢去街道上近距离观察。

在酒店喝完茶后,我们先去了Fin Garden,一个典型的波斯花园,棕榈树,水池,喷泉。为了介绍这个花园,导游基本上把伊朗的整个历史都介绍了一遍。简单来说是这样的,2500多年前他们建立了波斯帝国,版图非常大,一度跨越了欧亚非三个洲,2300多年前波斯帝国被希腊马其顿帝国的亚历山大大帝所灭,在2000多年前又被罗马共和国所灭,之后各种朝代更迭频繁,阿拉伯文化开始影响伊朗。所以伊朗虽处于中东,但是伊朗人是波斯人,不是阿拉伯人。在整个旅行中,导游提到最多的就是古老的波斯帝国,和近现代的卡扎尔王朝,所经城市各种古老建筑里的故事也是围绕着这个王朝来说的,可能确实这些建筑和其他王朝的渊源不多,也可能是导游的历史知识有限,仅熟悉近代500年内的伊朗历史。此文中所有对于伊朗历史的描述都是转述自导游,本人没有考证过。

— Fin Garden

Fin Garden的喷泉很神奇,泉水喷起来不是泵起来的,而是利用错落倾斜放置地下水管造成地势差,自然把水压上来的。在这里第一次听到了‘国王的座位’这个概念,在波斯花园里或者波斯式的建筑里,都有一处最佳观景点来欣赏花园里的景色,这个地方称为‘国王的座位’。在‘国王的座位’前面的喷泉池里,设置了四十个水管(好像是这个数字,具体记不清了),一排出水口,一排进水口错落分布,交互工作,据说在上面俯瞰,正是波斯地毯的常见纹路,当然我们在时这个池子并没有在工作。

公园内有一个波斯浴室,倒不是特别漂亮,之所以有名是因为卡扎尔王朝的某代国王的一个总理阿米尔被刺死在那里。据说国王和贵族那时都奢侈无度,阿米尔制定了贵族的权利待遇标准,进而遭到贵族的仇恨,贵族联合王太后先是把阿米尔从首都踢到了卡尚,又派人在他洗澡时把他刺杀了。当然阿米尔做的不只是限制贵族的权利,还有军队改革,其他行政改革,教育系统改革等等,因此很受人民爱戴。

另外一个‘知识点’,波斯传统的院落门上都有两个门扣,长得不一样,扣门时发出的声音也不一样,供男女分别使用。这样屋内的女主人就知道外面的客人是男是女,自己是不是应该要把头巾戴上了。

Fin Garden 四角还有塔楼,在蓝天白云土墙的衬托下,别有一番姿色。

卡尚其实被成为玫瑰之都,五六月份是收获玫瑰的季节,会被提纯成玫瑰香水和玫瑰水。玫瑰水是可以喝的。下面是提炼玫瑰水的炉子。

在这里我们还第一次见到了这个‘炕’,当地人民都是铺层一次性塑料桌布在上面盘腿坐着吃东西。我们从那个公园出来,来这里尝了下那个玫瑰水,导游邀请我们脱鞋坐上去,可是看着真的很不干净啊,我们两个就挨着床边坐下,喝了两口玫瑰水,然后走了,真是嫌弃的不行,谁想过了两天我们已经进化成当地妇女样了,坐在这个样子的炕上吃饭,跳舞,追星了。话说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喝到了假的玫瑰水,还是玫瑰水本来就是那个味道,我们感觉很像香精兑起来的水,不好喝。

卡尚老城区的街道很窄,我们试图开车进去,发现前面的车太大卡街道里了,得退出来,我们也只好退出来,把车停路边了。之后去看了几个古老的宅院和那个浴室。费了很大劲儿才爬上最高的那个浴室顶,就那么坐了很久,欣赏着傍晚的天空,看着其他游客拍照怎么都拍不好,我们嚷嚷着让人家把相机拿给我们来给他们拍。在卡尚的老街道里开着车通过,和在高处俯瞰这片老城区感觉很不一样。在这个浴室顶这么坐着,看着那边的花园,这边的院子,还有古老的通风口,才觉得我们真的来是一个古老的国家,才有和历史对话的感觉。

之后回酒店checkin,稍微修整了下,然后回老城区去吃晚饭。其实从酒店走去老城区大概也就十来分钟,是下午去的公园比较远,所以才用到了车。饭店就在那个浴室后面的街道里,走进去要走下去一层才是饭店的大厅。后来我们发现很多波斯的院落好像都需要往地下走一层。我已经不记得吃了什么了,只记得我们已经适应了那个‘炕’了。吃饭时有小女孩来跟我们合影,这是我们第一次享受到明星的待遇,后来一发不可收拾,时不时会有要合照的,在波斯波利斯时,一群高中样的学生抓着我们尖叫‘qini, qini’, 还需要导游把她们掰开我们才能通过。后来遇到一对台湾夫妇,太太在淘宝买了很多民族服饰,据说特别受欢迎,到处都是要合影的人,更多的人问她衣服在哪儿买的。。。

导游S从在机场接到我开始,就在问我老公的事情,此后一路问过很多次。对话如下。后来我回伦敦后,和同事M聊这件事,他说这就是他离开伊朗的原因,被封闭在那里,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怎么样,就无法理解认识到世界是多么的不同,就会以自己的习以为常为准则,永远固步自封。我说: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这并不是好事,但是对个人而言,不知道自己的狭隘与偏见或许不是一件坏事;知道了之后又无法改变才是可悲的。

S:你为什么一个人旅游呢?

我:我不是一个人,我和朋友K一起旅游啊

S:你老公为什么不来呢?

我:我老公很忙,走不开。

S:你老公允许你一个人出来旅游?

我:我不需要他的允许,而且我不是一个人旅游。

S:你老公为什么会允许呢?

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