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婆婆2

写于2021年8月初

这个事情的背景是,自从Gioia出生后,R每天至少三次给他爸妈视频,在我们早中晚饭的时候。我忙前忙后做饭,人家一家人整个用餐时间都在视频,饭后我 再收拾。我和R吵过很多次,后来他也认识到他不对,就改成每天晚饭后他们视频,我收拾厨房,洗澡,有点自己的时间,相互不打扰。其他时候,他要是给他爸妈打电话,去Gioia屋里打或者去客厅打,不要在我面前打扰我。

本来已经达到一种平衡了。随着Gioia慢慢长大,她的活动范围也加大,她并不喜欢坐在一个地方对着个手机让别人看她一个小时。她会走之后,就停不下来了,不停地翻翻玩具,看会儿书,总之虽然他们还是视频一个小时,但是Gioia坐在手机前不过五分钟十分钟的样子。然后R妈妈就开始抱怨了,觉得跟孙女相处的时间不够,Gioia在自己玩儿,她就不停地喊Gioia,让R把她弄回手机前坐着。Gioia烦了就会直接说Byebye,烦透了的话就直接按按键给他们把手机挂了。

所有这些我都只是个旁观者,没有干预过他们强行把Gioia拽回手机前视频,也没有干预过Gioia挂掉他们电话。

后来我怀了二宝。刚开始那几个月吐得太严重,有时候半夜醒了都在吐。早上的时候我通常都会多睡一会儿,R带Gioia起床,吃早饭,然后送幼儿园。然后他们就又开始了早饭也跟R爸妈视频的习惯。我孕吐好一些之后,早上会跟R一起吃早饭了,他们也没有收敛。我背地里跟R抱怨过好多次:那是我的早饭时间,是我跟家人相处的时间,你不能总是这样跟你父母在我们吃饭的时候视频。R完全不当回事,只用他妈的话回我:他们是爷爷奶奶,有看宝宝的权利。

之后因为要跟公司说怀孕的事情,就要对休多长的产假做一个决定了。本来生完Gioia三个月我就开始part-time上班了。然而我当时深受granulation tissue的困扰,身体一直没有恢复好,是六个月后又回医院治疗才好的。当时就和R商量好,下个宝宝,我至少要休六个月的产假,最好一年。没想到二宝来的这么快,我们经济上并没有准备好。R换了职业后升职加薪太慢了,家里没他的收入倒是影响不大,但是没有我的收入的话我们的生活质量会直线下降。我们公司只有两个月的带薪产假,之后每个月就是拿政府的最低补助,大概一个月五六百镑。除非我们立马开始省吃俭用攒出我休产假期间的家庭开支,或者让Gioia从幼儿园退学,否则以R的收入,根本不足以支付房贷,幼儿园费,还有家庭的日常开支。

R倒是很支持我休个长产假,但是他不管钱,完全不考虑现实问题。他又常常高估自己的收入,低估自己的开支,在他的认知里,他的收入肯定够养活一家人。我简单给他算了下帐,他就只有‘到时候肯定有办法的,我们现在省一点’这样的漂亮话了。

所以没有犹豫的,我选择还是休三个月产假,如果用上一些年假的话产假可以节省至两个月。二宝七个月也送幼儿园的话,那3-6个月这段时间我需要有人帮我带宝宝。我虽然可以在家工作,但是没法完全兼顾。我比较倾向于找个育儿嫂,R不喜欢陌生人住家里,想让他妈来照顾宝宝。

我尽管非常不情愿,还是跟他妈开口了。自从脱欧后,欧洲人每年只能最多来英国待半年。2020/2021年,虽然疫情当头,他爸妈还是来了英国好多次了,已经用掉很多天了。而且生二宝时他们还要来,还打算待到圣诞节之后。这样一算,他们其实已经用掉了这个‘半年’期限的一大半了。到时候他们只能轮流过来带宝宝。

西方文化里夫妻关系优先于子女关系,如果他们不想分开,我不能要求他们轮流过来带宝宝。所以只是把现实说给他们,问他们愿不愿意。不愿意的话完全没有关系,但是要早点给我一个决定,好让我有时间找其他人。

R妈说可以。但是她让我们给她办dependent 的长期签证,打算退休搬来伦敦。这个签证的事情又是一个大瓜,改天我再好好说。总之,R给他们办了。当时他们在米兰看R的弟弟,顺便去了一趟罗马把这个给办了。

再说回他们早上视频的事情。终于有一天早上,我不过是把床整理了一下,拿了Gioia的奶瓶才下楼,不过晚了两分钟,人家就已经视频上了。我一大早听着R妈叽叽喳喳的,真的心情非常不好,下楼后也没有跟他们打招呼,只跟R说了一句:你们意大利人,你们意大利的妈妈还真是对得起你们的‘妈宝’的名声。然后他妈就开始闹了,还是一样的说辞:我们是爷爷奶奶,我们有跟宝宝相处的权利。

我懒得理她,没搭理她就去吃早饭了。然后她就开始在视频里,在whatsapp上闹起来了。先是给我发了好长一篇,大概就是说我不知道感恩,他们冒着covid 的风险跑去罗马办签证。反正他们马上要搬来伦敦了,而且是为了给我带宝宝才来的,那现在为什么不能多跟宝宝视频呢。

我直接气晕了:什么叫你们冒着covid的风险跑去罗马?你们是去米兰看你们二儿子,而且即使有covid,你们还是每两个月去米兰一次,顺便去了趟罗马就要求我感恩戴德了?那你们要我挺着这么大肚子,带着一个一岁的宝宝,各种转机夏天回意大利你家,我说什么了?

再者说,几个月后来带宝宝,跟现在过多占用我的家庭时间没有任何关系,这是两码事儿。我给过你们选择的,我是非常友好地问你们的,你可以选择不来的。还没有开始帮我带宝宝,已经拿着这个跟我谈条件要多跟Gioia视频了。每天发照片视频给你们不够,每天晚饭后视频一个小时也不够,还要占用我的早饭时间?

即使你们后面退休后搬来伦敦,我们也是两个家庭。你也不能介入我的家庭生活太多吧。

以上只是我内心OS,我还是强忍住兑她的想法,只是强调了她每天有固定时间跟宝宝视频的,不应该过多占用我的家庭时间,不应该每天一早开始就视频,导致早上宝宝都没空跟我相处,我只能每天站在车前看R送她去幼儿园。

R妈说:我的文化跟你的不一样,我的文化里家庭关系就是很亲近。

我说:我问过我的意大利朋友和同事了,没有人天天视频这么久的。你如果不信,你去问问你的朋友和邻居,看看人家到底多久视频一次。

R妈说:那不相关。我要做我自己。

这一句‘不相关’和‘做自己’彻底把我激怒了,我直接回她:你愿意做你自己那你就做去吧。我也要做我自己,我如何安排我宝宝的生活跟你也不相关,你不用来了,我找个保姆或者找我妈来。

然后那头就打了一长串大哭的表情符号,一定要给R打电话要他评评理,说她们为了我做了这么多,我居然不让她来了,太过分了。我说R在开会,你一会儿再打。

只是在看她二儿子的路上顺便去了趟罗马办签证,就已经开始以此谈条件了。真来给我带娃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况且只要他们分开轮流过来,根本不用办那个签证。而且那个‘dependent’的签证后面会给我们的房贷带来什么不确定性还完全未知呢。

我勉强跟同事开完会后,就再也工作不下去了,气的肚子巨疼。想想还是先问问我妈有空来带娃吗,就给我妈打了个电话。婆婆的事情我一概没有提,只是假装随口问了她能不能过来。我妈说如果我需要,随时可以,又问了我一句:你婆婆怎么不去了。不提她也罢,一提我就崩溃了,只说不想让她来,然后就哭的稀里哗啦的。我妈一直说肯定可以去,让我放心。

后来R听到我哭,过来问我怎么了。我直接把我手机给他,让他看看他妈说了啥。然后他就只是给他妈找借口,说肯定不是那意思,一定是我没有理解对,或者她没说明白。

之后就是他妈各种找补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多看宝宝,也道歉了。

我始终没有再回过她的信息。收到的信息也不看,直接收藏起来。

每天晚上晚饭后是他们跟宝宝视频的时间,如果R晚上不在,我也会给他们打电话,问什么我就说什么,但是不多说一句话,不问任何问题,也没有眼神交流。而且我也不会把宝宝拉到手机前一定要让宝宝坐在那里看她隔着屏幕逗宝宝。宝宝愿意做什么做什么,我只拿着手机跟着她拍就是了。一般二三十分钟后宝宝不耐烦了我就挂了。

R说过无数次让我跟他妈和好,我只告诉他:我是个孕妇,我要保持好情绪,生个健康宝宝。所以我要把一切干扰因素都踢出我的生活,不要让你妈打扰我。

R有时候会拿我的手机回复他妈发来的信息,我说你随便,但是她要问起我肯定不会说是我回的。

至于明年谁来带宝宝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反正我也在联系育儿嫂,我妈也有可能过来。而且我已经做好打算到时候辞职在家带宝宝了。我从没有抱怨过我又要三个月就回去上班了,因为我觉得那是作为家庭一员的一个合理的选择。但是我回去上班结果招来这么一个婆婆来气着我?我不要。养家是男人的责任,到时候你自己想办法吧。是我生孩子,生完后应该以我的需求为优先,就因为你想让你妈来,你妈想来,我就得回去上班挣钱养家,你妈来这里继续闹?对不起,姐不伺候了,姐直接辞职,躺平甩锅了。

西方社会里是没有给老人养老的概念的,即使在意大利,父母跟子女的关系再亲近,也几乎没有人跟父母一起住的。所以即使R爸妈退休搬来伦敦,也是他们自己出去买房或者租房住,跟我们不是一个家庭。R和我对这个有共识。他们搬去哪里住我没有权利干涉,但是我有权利要求我的生活不被他们打扰。我也已经给R打好了预防针:不管你爸妈是不是住在附近,我不可能每个周末都要去他们那里。我们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有朋友来,我也不会每次都邀请你爸妈的。我们的小家庭的周末旅行,也不会每次都带上你爸妈的。因为这是我们的生活。

过两周就要回意大利度假了,两周的假期。我还是冷处理,不要逼我跟你妈成为朋友,我没兴趣。她有什么事情让她跟你说,不要来烦我。也不要霸占我的宝宝,我们是去度假,我还是孩子妈,孩子还是要遵守在伦敦的作息,饮食习惯。不要跟我说什么你们意大利的宝宝不这样,这是个在伦敦出生在伦敦生活的中意混血宝宝,不要拿你们意大利的那套来说事儿。要是去次意大利就得全部变成你们意大利的习惯,那我们以后不来就是了。

后记-写于2022年1月

自从R妈在视频里闹过那次之后,即使她道歉了,我也一直没有原谅她。我把她和他们意大利的家庭群都archive起来了,后来我嫌R烦,把他也扔archive里了。除非我主动打开archive,否则他们发的消息我根本不会看到。R妈发过很多信息给我,我通常都不看,偶尔看到了,会让R回她,我尽量避免和她的任何交流。

后来8月底我们回意大利度假,我也是冷处理我们的关系,贴面礼,拥抱,各种问候都可以,但是坚决不跟她有其他交流,如果非要说什么,那一定拉着R一起。她肯定感受到我的冷淡态度了,每天各种小心,各种事情也不再替我们拿主意,都是主动来问我们,关于Gioia的喂养方式出现不同意见的话也会尊重我们的意见,也特别小心处理Gioia过敏的事情,家里没有买过鸡蛋,偶尔在外吃饭吃了mayo的酱也会赶紧洗手,没有再大大咧咧地不当回事儿了,Gioia也没有像2020年夏天那样鸡蛋过敏全身红疹了。而R非常小心地处理着两边的关系,尽量事事站在我这边,我和R妈的关系缓和了很多。

因为疫情的原因,加上我妈夏天做了个手术,身体不太好,11月份我生娃就没有让我妈过来照顾。再者后来我们办妥了R爸妈的dependent 的签证,他们可以移居英国了,最后还是选择了R爸妈过来。他们来之前我确实特别焦虑紧张,但是我们意外地相处非常和谐,虽然R和R妈还是继续发挥他们的Pili特色,但是就跟很多家庭一样,有时候拌拌嘴,吵两句就过去了。我再没有过特别受伤的感觉,也把他们从achive里捞出来了。

作者: 兴哲

传说中的女博士,还是学计算机的女博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